5月10日,90後大學生在菜鳥驛站裡貼包裹取件碼。(新華社)
5月10日,90後大學生在菜鳥驛站裡貼包裹取件碼。(新華社)
無錫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民警介紹,使用這種手法為賭博公司洗錢的犯罪嫌疑人稱為「碼商」。(截圖自央視網)
無錫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民警介紹,使用這種手法為賭博公司洗錢的犯罪嫌疑人稱為「碼商」。(截圖自央視網)

大陸網購用戶達7億人,伴隨快遞單上承載著大量個人資訊,便有人打起快遞單的主意。網路上有人販賣快遞單號,被稱作快遞「空包」。近日無錫警方破獲一起網路販賣快遞單號案件,兩名犯嫌在兩年內,販賣約6億條快遞單號,這起案件的偵破是從一起網路詐騙案開始。

此案經央視報導曝光,今年4月,無錫的林先生在網路購買一台手機,錢付了但手機卻沒收到。「花了5000塊錢,等快遞單號到了,我問快遞公司什麼時候送過來,快遞公司說沒有,那個是空包。」林先生說。

日賣幾十萬條空包單

快遞單顯示已經發貨,快遞公司解釋是個「空包」,此後商家也找不到了,林先生向警方報案。警方調查發現,這個快遞單號並非偽造。

林先生遇到的是典型的網路詐騙案,此案目前仍偵辦中。但透過此案,警方在追查此快遞單號時,結果在網路發現此類「空包」竟然多達上億個。大量空包單號都指向廣東的王某和廣西張某。

警方調查發現,犯罪嫌疑人王某,控制著兜售空包的網站1600餘個,廣西的犯罪嫌疑人張某實際控制著1000餘個販售空包的網站,兩人經手販賣的快遞單號超過6億條。

百度搜索關鍵字「空包」,會彈出大量買賣空包的網站。「空包」即空的快遞包裹,其實就是一串快遞單號。空包網站通常是利用快遞公司的資訊系統虛構快遞單號,並偽造寄遞流程、簽收手續,然後賣給「碼商」。

警方說,空包是虛構網路購物紀錄時使用的,在沒有商品交接的情況下,完成網購流程。調查發現,這兩人販賣的快遞單號可不僅使用在網購店上。警方核對發現,這6億條快遞單號大量出現在兩起跨境賭博大案中。6月初警方決定收網,從15個城市抓獲40多名涉案人員,包括快遞公司涉案人員、賣空包的中間商、空包網站相關人員,凍結涉案資金2000餘萬元(人民幣,下同)、房產23套。

電商、快遞竟會變成賭博公司結算賭資、轉移現金的工具,這些快遞單是如何從快遞公司流出來的?無錫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民警介紹,使用這種手法為賭博公司洗錢的犯嫌被稱為「碼商」,他們會在電商平台註冊設立大量店鋪,賭徒在網路下注時,會收到一個二維碼,這就是「碼商」發給賭客的收款碼。

識別二維碼付款,錢會進入電商平台帳戶。碼商要從電商平台提取錢,就必須寄出貨物包裹,等待對方簽收。但碼商不會真的寄出包裹,而是向「空包」網站購買一個快遞單號,表明貨物已經寄出並簽收。

借助電商平台與快遞單號完成一次虛假的網路購物,賭資就在網路肆意流通。控制著1600多個兜售空包網站的王某告訴記者,他每賣一條空包可以賺3到5分錢,每天可以賣掉幾十萬條空包單。

多家快遞公司成幫凶

王某表示,他賣出的空包單在快遞公司都可以查到,有收發地、有最後的簽收,與真實的物流唯一的區別就是沒有實物的流動。王某稱:「去找別人幫你在網店刷單,刷單之後不可能真實發貨,他就可以買這個空包,填寫發貨訊息,他購買之後,我們把數據傳到所謂的上家,上家來完成物流的軌跡。」

警方透露,無錫破獲的這起空包案中,大陸一些知名快遞公司甚至上市企業,都曾向這2700個空包網站提供過空包,有的設有專門帳戶開空包,有的專門建立資訊系統對接空包業務。而有的小快遞公司,甚至只做空包業務。

而一些電商平台也暴露出管理漏洞,警方提醒相關行業企業要採取必要措施,堵塞管理漏洞。

警方目前已約談涉及此案的9家快遞公司相關負責人,要求他們加強內部管理,禁止再銷售空包單號。

#空包 #快遞 #網站 #警方 #販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