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4、5點一個人走在山路,在四周的一片漆黑中,轉身只見360度動畫般的山水畫,下著雨、山煙飄邈。」就在這樣的山中即景中,梁崴潸然淚下,她突然體悟到周遭的黑暗,如龍捲風般翻擾的一切,都因她有著立足點而不會動搖,而她的立足點,是手中的畫筆。

自幼並沒有受過正統的美術訓練,梁崴的學生生涯,都在升學和幫母親打零工中度過。直到27歲她因緣際會走入敦煌藝術中心,面試時在幾幅畫作前,她選了一張自己喜愛的作品憑著直覺賞析,敦煌創辦人洪平濤聽完只說:「我等妳很久了!」那一刻,梁崴也發現自己生命中的畫布也等在那兒很久了。

27歲才首次拾畫筆,當時的她體驗了幾乎是「嘔吐式」的創作狀態,但一開始梁崴的創作並未受童年在農村放眼風景的影響,而是創作了一系列的瓶花。她以瓶花作為自畫像,瓶身如女體,花如容顏,但也有總被綑綁於一處的束縛。

在瓶花系列大受好評甚至有拍賣公司相中的同時,她卻發現那已不是她的感動所在,毅然放下瓶花創作而投入風景、山水、抽象等系列創作。

除了油畫,她41歲開始寫詩,曾在4個小時內寫完21首,而後一畫一詩便成為她的風格。過去與人甚少交遊的她,2017年赴北京打開與藝術圈友人的交流之門,她直言「像是戴上了氧氣筒」讓她更深切地從創作中了解自己。

今年梁崴甫榮獲政大社科院榮譽藝術家肯定,9月並分別在政大社科院合院館南棟2樓空間藝廊與寶佳集團潭美畫廊舉辦個展。

#一詩 #風景 #立足點 #系列 #畫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