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發基金積極提供新創事業第一桶金,工業局出具「意見書」可獲得證券交易所同意掛牌、公開向社會募資,台灣新創事業仍偏愛到香港和日本找尋天使輪募資或掛牌。台灣天使投資協會秘書長蘇拾忠、台灣金融科技協會理事長蔡玉玲、政大教授王儷玲等學者專家建議,應在政府部會和創投等投資金主間建立中介機構的新機制,由銀行、律師、會計師等組成公正第三方角色,發揮市場機制。

王儷玲指出,台灣資本市場直接金融只占10%,基於產業新創與升級的天使投資、創投基金不如間接金融活潑,台灣資本市場扶植新創不夠友善,存在四大問題:太重視獲利能力、對投資人限制太大,缺乏次級市場可供接手交易,無法提供新創企業「完整」籌資功能。

蘇拾忠指出,台灣資本市場對新創事業掛牌要求已有營運獲利,在基亞、浩鼎兩家生技公司出事後,香港向台灣生技新創界招手,許多新創打包台灣創業成果跳船香港,助長香港最近對外宣稱是「亞洲生技新創中心」;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日本市場,台灣新創事業藉由日本上市門檻底,紛紛帶槍投靠。

新創走著瞧(gogoLook)創辦人暨財務長鄭勝丰表示,台灣為新創事業開了創櫃板、新創板,但規定十分不友善,「即使是Amazon、LINE或tesla,換到台灣都無法得到IPO核准」。

蘇拾忠指出,新創事業目前在台灣資本市場募資不順的原因,其一是「新創估值」概念及作法尚未被全面接受,另一則是需政府部會的審查同意,如在台股掛牌第二類股需有工業局出具意見面,旺宏早期曾用此法簡易上市,現在文化部、農委會也都在作類似工作,等於公務員決定了新創的「錢」途。

蔡玉玲建議,台灣資本市場需要「投資人信任,政府放手」的新機制,可由銀行、律師、會計師等組成公正第三方角色,協助新創事業公開募資或掛牌交易等。

#香港 #新創事業 #掛牌 #蘇拾忠 #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