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QR code 參與線上討論
掃描QR code 參與線上討論

美元不斷下探低點,「美元危機」成為國際金融市場矚目的焦點,大摩前亞洲區主席羅奇預測美元將大跌35%。今年以來美元從3月底高點到9月初低點,半年不到已經跌掉1成左右。長期以來美元只會在發生重大歷史性事件時大跌,如2001年網路泡沫危機、2007年華爾街金融風暴,最近並沒有什麼重大事件,美元卻出現大跌,很不尋常。

主要原因是美國聯準會(Fed)大印鈔票,注入市場的流動性多到非比尋常。從3月單月降息6碼、宣布無上限QE,到決定購買公司債及其ETF,都是史無前例大水漫灌的做法。這也讓Fed的資產負債表,從年初約4兆美元,一路急遽攀升至9月的7兆美元,整整膨脹3兆美元之多。相較同期間同樣進行大力紓困的歐洲央行,其資產負債表膨脹速度,不過僅從5.5兆美元增加至7.5兆美元,兩者差距相當懸殊。強烈對比下,供給明顯過多的美元,自然呈現偏弱格局,歐元表現則相對強勢。

美國疫情依舊嚴峻,9月開學再次引發大流行的可能無法排除,這使得新一輪紓困方案看似勢在必行(預估將高達1.5兆美元)。目前此方案仍卡在參眾兩院,但據美國財長穆努欽在國會聽證會上的說法,兩黨分歧已經逐漸縮小,可望在近日達成協議。到時釋出的流動性,一定又會對美元走勢再度造成壓力。

歷史經驗證明,在重大危機過後,Fed零利率政策不會很快結束。以2008年金融海嘯為例,足足花了7年多的時間,Fed才開始啟動第一次升息。何況這次疫情對經濟帶來的衝擊,威力遠勝於金融海嘯,堪可比擬1930年大蕭條時期,升息步調勢必更慢。即便從最近一次Fed貨幣決策會議後的利率點陣圖來看,也可發現,至少3年內(到2022年),Fed都傾向維持在零利率水準。

尤有甚者,Fed主席鮑爾在全球央行年會中公開表示,未來將採行平均通膨目標,以取代現有固定在2%的通膨目標。這意味著Fed將維持低利率很長一段時間,即便通膨已超過2%。凡此種種,無異都會加速美元中長期貶勢的形成。也難怪,現今市場幾乎一面倒看空美元,認為美元長期的國際通貨地位,將不會再像過去那般堅固,而會遭受其他如歐元及人民幣等主流或新興貨幣的強烈挑戰。

「末日博士」羅比尼就認為,美元霸權地位一旦鬆動,中國身為新興市場領頭羊,存在感將會提高,人民幣國際地位就跟著水漲船高。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統計,美元在全球官方外匯儲備中所占的比重,已從2000年超過7成一路下降,如今已不到6成。長期來看,美元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正逐漸失色。全球看好大陸金融市場,2020年至今,全球基金經理購買了將近2000億美元的大陸股票和債券,截至6月底,外資持有的大陸股票和債券分別比2019年增加了50%和28%,其背後代表大陸兩個吸引力:GDP的可持續增長,以及大陸市場的有利可圖。

有趣的是,大陸人民銀行剛公布1份《2020年人民幣國際化報告》,內容引用IMF的數據指出,2019年底人民幣在各國央行中的儲備規模,已攀升至2176.7億美元,比重達1.95%,不只創下歷史新高紀錄,也首度超越加元成為全球第5大儲備貨幣。而大摩最新出爐的報告更直接加碼,預測未來10年,隨著大陸持續加快金融市場開放步調,外資流入大陸市場金額將高達3兆美元,此會讓人民幣的交易與使用更為廣泛,也將推動人民幣躍升為全球第3大儲備貨幣,僅次於美元及歐元。

對照美元的弱勢表現,從貨幣功能的角度來看,不管是作為貿易融資貨幣、國際支付與清結算工具、價值儲藏角色、或是國際計價通貨,人民幣的後市,或許更值得期待。也因如此,對大陸來說,如何頂住當前外部環境變化與美國壓力,持續加快市場改革與開放腳步、堅持人民幣國際化道路,就變得至關重要。畢竟要挑戰美元霸權,沒有一個具有廣度及深度的金融市場,也沒有一個被國際認可、願意拿來大量使用與交易的貨幣,基本上是不可能達成的。北京當局,最好要有這樣的認知。

#大陸 #金融 #貨幣 #儲備貨幣 #長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