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燒十字架是美國三K黨的恐嚇性標誌,雖然在形式上不傷害人身安全,但在三K黨的恐怖主義傳統中,燒十字架後,接連而來的是對少數族裔的私刑、凌處、姦殺。因此當白人在黑人庭院豎立十字架焚燒時,暗示著下一步就是燒房子與孩子。

這類暗示,在中文語境裡就是「走著瞧」,閩南語則是「相佇會到」,講這類話的混混,可以辯稱言語本身沒有傷害的意圖,逃避《刑法》恐嚇罪的究責,但放話者實際上擁有足以傷人的暴力,要不要動手而已。

恐怖主義者可以當混混,躲在語焉不詳的威脅話語後面,但國家機器不能淪為小混混,握有公權力的政府要不要對人民動手,規矩要講清楚,沒有耍痞子的空間。

針對中國大陸舉辦「海峽論壇」,台灣人民可否參加,民進黨政府發布四要點,含糊不清卻又語帶恐嚇。第一點說:「陸方不可在台舉辦論壇分支活動及延續性活動,所以中央政府不希望我方人士透過視訊參加,或造成任何在台辦理事實。」到底透過視訊參與,合不合法?構不構成「海峽論壇在台舉辦的事實」?民進黨政府模糊以對。只說「不希望」我方人士參加。

第二點則強調「奉勸我民眾及民間團體,勿輕易參加」,依舊不清不楚,但恐嚇意味不減。

第三點說「禁止參加消滅中華民國的民主協商、推動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為何不講明白,海峽論壇到底是不是消滅中華民國的民主協商,是不是推動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如果民進黨政府說是,那去海峽論壇的台灣人就都抓起來,豈不簡單明瞭?

第四點則亮出刀劍了,警告去海峽論壇的人,中央政府可以動用新修訂的國安五法與《反滲透法》抓人。要不要掄刀弄槍砍人,就看民進黨爽不爽,或者說,民進黨看你爽不爽。

顯然民進黨看王金平頗順眼,其訪陸消息曝光後,陸委會主委主動致電王金平示好,意謂政府對海峽論壇的發言不是針對他,請不要誤會。

四大要點與一通電話,正彰顯了《反滲透法》等國安法律的問題,可以、不可以去海峽論壇,民進黨兩面三刀,又做師娘又做鬼,面對人民一副臉,面對王金平又是另個臉面。

國民黨執政時,對海峽論壇的立場也有不清不楚之處。馬英九政府禁止中央機關人員前往,這點與今日民進黨政府的立場一致,但對地方政府應否參加,府院不明確表態,曾經讓地方政府誤以為可以與對岸政府在台灣合辦海峽論壇的部分活動,等到發現不行時,直轄市長一通電話打到陸委會痛罵40分鐘。地方諸侯早已向府院打過招呼了,府院不敢明確拒絕,陸委會當代罪羔羊。

馬政府時的語焉不詳,因為中央要員不敢當壞人;民進黨的語焉不詳,則是手上抓著血滴子要不要往人頭上扣,憑政治考量。

痞子政府不但雙標,而且內行人講外行話。藍營立委揭露民進黨有政務官曾去海峽論壇,民進黨政府回應說,當事人當時是學者,並非官員,而且現在有「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兩岸政治定位已變」。所謂學者,是否任教於國立大學?是否為擔任行政職的公務人員?這才關鍵。至於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八字還沒一撇;兩岸也沒簽訂政治協議,台灣更沒宣布台獨,兩岸定位哪時變了?綠營善於含沙射影、拿法恐嚇,藍營應該學學如何拿著法令當工具,往雞蛋裡挑骨頭。

藍營窩囊的是,王金平想去,藍營擋不住,若非爆出央視李紅的求和說,還真的拿王沒辦法;求和說指的是王金平扮演綠營信使向陸求和,結果綠營媒體乾坤大挪移,把求和轉嫁給國民黨,國民黨還得跳出來護王、澄清。

海峽論壇立意良善,不乏兩岸基層深度切磋的美事,是最有潛力出現驚艷畫面的活動,可以是16歲女孩桑伯格在聯合國總部的演說,或者是馬拉拉的紀錄片,但一開始就被中共的形式主義搞壞了,硬要千人群集聽大領導訓示,搞成政治掛帥的大功績。王金平本來想去,其實對他個人沒加分,台灣政治人物的分量來自民氣,不是中共的加持,王金平只是讓自己成為另一個連戰、吳伯雄,作為兩岸關係沒進展時,大陸對台單位向上表功的政績而已。(作者為英國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求和 #王金平 #民進黨政府 #海峽論壇 #台灣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