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強森領導的保守黨政府在英國脫歐過渡期今年年底屆滿前,針對英國和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提出一項英國「內部市場法案」,企圖依英國本身需求,調整與歐盟簽署的脫歐協議。強森政府此舉在歐洲政壇掀起巨大震撼,一個達成的協議在不到9個月後遭違反,強森擺明了,英國若翻船也要拉歐盟下水。

英國今年1月實際上已脫歐,但根據與歐盟達成的協議,在英國完全脫離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前有1年過渡期,提供英國和歐盟就自由貿易協定進行協商,以期避免對雙方都將造成傷害的硬脫歐。而這項脫歐協議最大的突破關鍵在於,英國和歐盟就英屬北愛爾蘭和歐盟成員愛爾蘭共和國間避免出現「硬邊界」,以重燃北愛1998年《貝爾法斯特和平協定》簽署前的政治和宗教衝突,達成協議。

此前,北愛和愛爾蘭共和國間的邊界問題在英國國內一直無法達成共識。對於英國硬脫歐派,國界是主權的象徵,英國脫歐後,理當與歐盟國家畫清國界,英屬北愛與愛爾蘭共和國間除應設立硬邊界外,位於愛爾蘭島的北愛在貿易和關稅上更不宜遵守歐盟法規,但這又關係到歐盟單一市場問題。強森接替梅伊後,與歐盟達成了保障無陸地硬邊界,但有合法海關邊界的共識,續留在歐盟單一市場的北愛必須遵守英國和歐盟的關稅政策,突破陷入僵局的脫歐協議談判,強森並贏得2019年12月大選。

然而,強森政府對在經貿和關稅上如何落實英國本土和愛爾蘭島的陸地與水域運作,始終無法闡明清晰,更重要的是英國保守黨脫歐鷹派仍堅持寧可硬脫歐,也不跟歐盟在邊界和續留歐盟單一市場的北愛需遵守歐盟關稅政策妥協。從這個角度觀察,強森如今出爾反爾,拋出「內部市場法案」,企圖在英國國內制定新法,牽制與歐盟達成的協議,其實並不奇怪。何況,強森本來就是一個投機政客,沒有政治理想,只想成為英國首相。

強森設定10月15日為與歐盟貿易談判限期,要求歐盟在這個期限前敲定貿易協議,且強調,寧可放棄談判,也不願在英國脫歐核心原則上妥協,遵守歐盟規定。依照這個發展,就是無協議的硬脫歐了。對於這項新轉折,強森一語帶過地說:「那就這樣吧!」,仿若視英國和歐盟間每年的雙邊貿易額高達9000億美元將面臨巨大不確定,高昂關稅、貿易配額,以及邊境混亂和物質缺乏為無物。英國首席談判代表佛羅斯特則信誓旦旦表示,英國政府已對無協議脫歐「做好完全準備」。這真是徹底的政治大謊言。隨著新冠疫情病例每日正以翻倍數目回升,加上混沌不明的無協議脫歐,等在英國百姓面前的是一個難以想像的寒冬。

對於一個國家,強森政府的行徑破壞了政治信任,削弱英國作為一個值得信賴談判夥伴的形象,影響所及,不僅只是脫歐談判而已。一如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警告,英國執行脫歐規定是「國際法規定的義務,也是未來建立任何夥伴關係的條件。」

作為西方聯盟的核心國家,脫歐讓英國政經陷入混亂,歐盟被迫陪著起舞。強森稱,「不脫歐,寧死濠溝。」如今,強森不會死在濠溝,但英國國家信譽卻可能因為強森受到重創。

#談判 #愛爾蘭 #英國 #歐盟 #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