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C919大型客機105架機,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起飛前往南昌。(中新社資料照片)
大陸C919大型客機105架機,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起飛前往南昌。(中新社資料照片)
CFM公司為大陸C919大型客機項目提供動力的發動機系統。(中新社資料照片)
CFM公司為大陸C919大型客機項目提供動力的發動機系統。(中新社資料照片)

美國對大陸發動科技戰,除華為外,近期多篇報導顯示,大陸的民用大客機C919也依賴一系列來自美國的科技,顯示出大陸的科技仍有不足之處,在民用航空領域,大陸對外依賴更深。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在北京主持召開的科學家座談會上表示,工業方面,一些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部分關鍵零部件、原材料依賴進口。

陸宣稱近6成國產化

大陸新任的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肖亞慶,日前到在中國商用飛機公司(中國商飛)總裝製造中心浦東基地調研。他強調,要把中國的大飛機事業搞上去。他具體指出,大飛機、航空發動機和積體電路產業對大陸的戰略全局具有重大意義。

中國商用客機發展雖步入大飛機時代,但進展並不順利。繼支線飛機翔鳳(ARJ21)在2016年投入營運後,中國商飛主攻研製的大飛機C919遇到不少難題。這款以空中客車A320neo和波音737MAX作為主要競爭對手的中短程窄體單通道客機,自從2017年5月試飛後,交付日期一拖再拖。截至目前,中國商飛共生產6架C919試飛飛機。中國東方航空已確定成為C919的首家用戶,官方宣布交付日期定在2021年。

中國商飛稱,其研製的支線客機ARJ21與中型客機C919都是自行研製,具有自主智慧產權的產品。但中國商用客機的國產意義廣受質疑。大陸官媒宣稱,C919實現近60%的國產化,並將力爭最終實現100%的國產化。但不可否認的是,目前參與C919製造的外國供應商扮演極關鍵、甚至是決定性的角色。

C919飛機在各項重要技術上,對國外的依賴程度極高,飛機的動力系統、航電飛控系統、燃油系統、電源系統、起落架等關鍵領域,都直接採用國外成熟的產品和技術,或是由中外合資企業製造;中國國內航空工業部門參與設計製造的主要是機身、機翼、尾翼、內飾等部分。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商務和經濟高級顧問兼理事會主席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C919的中國身分只是個名號。所有能讓這款飛機飛起來的東西都是西方的。它的供應鏈也不能稱作全球供應鏈,實際上是一個西方供應鏈,且主要是美國的供應鏈。

甘思德表示,在航空領域,大陸在飛機部件和組裝上(對西方)的依賴,比華為對西方依賴更強。C919使用的LEAP-1C發動機,是由美國通用電氣和法國賽峰公司合資的CFM國際公司研發生產。CFM於2015年7月向中國商飛交付第一台LEAP-1C發動機。

美國時刻掌控C919的動力生命線並非杞人憂天。《華爾街日報》曾報導說,美國總統川普曾考慮停止向CFM國際公司發放向中國出口LEAP-1C發動機的許可證,也考慮限制通用電氣為C919提供航空電子系統的出口。

西方進口在陸組裝

航空業分析機構Endau Analytics的尤索夫表示,無論是ARJ21還是C919,大部分用於製造飛機的部件都是西方國家製造的。在機身、零部件方面,比如輪胎、起落架、發動機,基本上都是從西方進口、在中國組裝。它是空巴320的複製品。

除了發動機由CFM提供之外,C919的航電、飛控系統也極為依賴美國供應商(在中國政府的規定下,C919的許多外國供應商不得不在中國建廠或透過合資企業組裝設備)。

C919的一級供應商中,包括不少美企(其中CFM為美法合資),如總部設在俄亥俄州的運動和控制技術製造商派克漢尼汾公司(Parker Hannifin)旗下的派克宇航是C919飛機液壓系統、主飛控作動系統、燃油系統和油箱惰化系統的供應商;總部設在北卡羅萊納州的霍尼韋爾(Honeywell)為C919提供四項關鍵系統,包括飛行控制系統、機輪和煞車系統、輔助動力裝置及導航系統;設在康乃狄格州的漢勝公司(Hamilton Sundstrand)承擔C919專案電源系統產品的研發和製造;總部設在愛奧華州的羅克韋爾柯林斯(Rockwell Collins)與多家中國公司合資,為C919專案研製生產綜合監視系統、通訊與導航系統和全動類比機。

#大陸 #美國 #中國 #依賴 #C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