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烏玩具店家通過直播向客戶介紹產品。(新華社資料照片)
義烏玩具店家通過直播向客戶介紹產品。(新華社資料照片)
大陸直播兩極化明顯,熱門直播主的直播觀看人次遠勝草根主播。(取自微博@薇婭viyaaa)
大陸直播兩極化明顯,熱門直播主的直播觀看人次遠勝草根主播。(取自微博@薇婭viyaaa)

大陸知名直播主「薇婭」、「李佳琦」開啟帶貨傳奇後,越來越多的草根主播湧入這個新世界。而作為全球小商品批發中心「義烏」聚集價格低廉的商品,成為眾多草根主播出發創業的第一站,但一窩蜂擠入的結果,造成無數人變成陪襯,許多直播間觀眾不超過5位,更難言帶貨,草根主播面臨生存危機。

「在這裡,隨便拉住一個人,可能都是抖音、快手上的網紅,有幾十萬粉絲」,北下朱村一位店主說。義烏北下朱村,距離義烏國際商貿城僅8分鐘車程,如今是著名的 「網紅直播第一小鎮」,也是大陸「爆款」產品發貨地。

江湖殘酷 草根難出頭

義烏平均每天有60萬件快遞發出,更有5000多名帶貨主播聚集在此,電商直播的相關從業人員近2萬人。每天下午三點鐘左右,上千人從四面八方湧進這裡,一小時前還空蕩蕩的街道很快便人聲鼎沸。

今年疫情期間,直播更是成為拉動消費的利器。由於海外疫情的蔓延,義烏國際商貿城5萬多家商戶的外貿生意受到影響。不過對於北下朱和義烏商貿城的大量草根主播們來說,直播江湖又極其殘酷。

義烏市場發展委一項統計顯示,今年1-4月,義烏直播場次達34201場,累計觀看人數8567萬人。但這一數字,還不及李佳琦和薇婭5、6場直播的觀看人數。據了解,大量草根主播每天直播近10個小時,直播間觀眾不超過5位,更難言帶貨。

「今年生意不好幹,都來直播試試看。想盡辦法寫文案,誰知粉絲不過萬。他們只看視頻不點讚,你說讓我怎麼辦。」這條對口型的順口溜視頻收獲1.3萬點讚,是這位店主目前最熱門的視頻,也生動詮釋了當前被突然推到直播鏡頭前商家們的心態。

抖音的流量大,不過粉絲不夠精準。在地直播軟體義烏購裡的粉絲倒是有購物需求,不過流量太小。所以當前店鋪每個月僅有線上營業額10萬元左右,和直播前差別不大。

從批發式外貿轉向零售式直播帶貨,對商家是全新的挑戰。「伺候不過來。零售客戶買的量少,諮詢的問題和售後事情還多。」義烏商家表示,做慣了批發式訂單的商家很難適應這種變化。

疫情影響 外貿商轉內銷

今年疫情讓外貿企業開始重新審視內銷。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前副院長賈少華表示,轉型一定是痛苦的,但不轉型就是死路一條」,從傳統銷售模式轉向直播引流帶貨,是一個大趨勢,亞馬遜已經開啟直播購物模式,直播引流在跨境電商領域的優勢也開始顯現,不能守著自己的攤一成不變。

另一位在義烏打拚的年輕人尚曉營,此前在鄭州做短視頻運營代理,他花了很長時間研究小商品供應鏈,到義烏便是為了建立自己的供應鏈體系,如今,他和朋友來哥正合夥創業。

「來義烏的人,可能90%又會離開,前幾天我們接了一款女褲的推廣,想要找主播們帶帶貨,都說已經不做主播了。」在義烏兩個多月,尚曉營已經見證了太多的逃離。

明星加入 拉高帶貨門檻

直播帶貨看似門檻很低,但帶貨能力與粉絲數量、爆款影片之間並不完全相關。是否能真正帶貨,後台銷售數據一目了然。許多直播間觀看人數不到5人,沒有觀眾,主播們自然沒有解說的動力。人氣不高的主播們還會在直播間相互串門打氣。

無法帶貨意味著沒有收入,部分直播主每個月帶貨收入3000元-5000元(人民幣),雖然夠基本生活,但爆紅過的主播收入和預期落差很大,而房租壓力在內的生活成本也加速主播們逃離。

人們蜂擁進義烏的結果就是無數人變成陪襯,流量分化的馬太效應在直播帶貨領域更為突出。直播給了更多普通人創業的機會,但隨著明星們開始下場直播帶貨,直播帶貨的門檻正變得遙不可及。要走得長遠,草根主播要足夠特別,並不斷提高自身的文化素養。

#批發 #直播 #主播 #視頻 #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