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以減肥名醫聞名的台灣長照醫學會理事長劉伯恩,自從照顧母親之後,親身體驗到長照的辛苦,尤其是吃飯一餐要花50分鐘,也因為照顧母親進入長照領域。

劉伯恩說,台灣長照人員流動率相當高,政府應該要思考如何讓長照人員能留住熱忱持服務,根據長照醫學院研究,如果「照服員」改成「照服師」,透過國家政策來改名,增加服務榮譽感,並且連結長照經驗作為教職的一部分,建立認證制度讓相關經驗可以傳承。

對於台灣長照現況,劉伯恩表示,目前在推動長照制度的人員,很多是在辦公室做計畫,鐘點制的照服員,跟臨床有距離感。實際上很多流動性的照服員,每次前往個案家中,第一個小時仍在適應環境,個案也在適應照服員,每次都換照服員沒有連貫性,這對個案及家屬都是負擔。

劉伯恩指出,應該要推動定點照服員制度,讓照服員必須要有連續性,個案才能放鬆,也減少外來的異物感。

而台灣的長照正在起步,劉伯恩任認為,應該要建立專業的訓練學校,而不是仰賴教學醫院,讓專業機構來培訓,才能讓照護技術與技巧,完整且延續的傳授。

台灣總人口會變少,劉伯恩認為,當人口減少會加速長照產業發產,但台灣可以靠創意來超越困難,甚至現在傳統大國。他強調,台灣長照產業要,要成為有溫度的長照產業,AI人工智慧雖然可以提供很多服務但「沒有溫度」, 資訊業常常是冷冰冰的,病人也會覺得陌生,實務上可以在AI與人互動的同時,可以透過錄製語音或其他方式變化,提供有溫度的服務。

#照顧母親 #服務 #長照產業 #台灣長照 #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