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與美元指數走勢
人民幣匯率與美元指數走勢

今年初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不但全球經濟受到重創,也改變地緣政治格局,特別是美國對於中國涉嫌隱匿疫情的究責,從原先貿易戰升級到科技戰、外交戰,甚至是軍事緊張…顯示美中兩國衝突呈現螺旋式上升。但是人民幣走勢卻令市場感到意外:未貶反升,創下16個月以來的新高!

渣打銀行財富管理團隊認為可以從經濟基本面、美中利差及「內循環」政策三個面向切入剖析人民幣走勢:

一、經濟數據優於預期

下半年以來中國基本面數據表現普遍優於預期,經濟成長動能較歐美國家更早擺脫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商業信心指標財新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8月份數據持續改善,並創下九年半以來新高,8月份零售銷售年增率成長0.5%,是今年以來首度由負轉正;民間投資方面的復甦雖然較緩慢,仍明顯改善且優於市場預期。數據顯示,中國第三季經濟復甦面向變得更加廣泛,服務業的成長率逐漸趕上了工業領域。我們預估,中國第三季的GDP成長率有機會從第二季的-1.8%回升至6%,第四季成長有機會來到6.1%。這些經濟數據改善,為人民幣升勢提供了基本面的支撐。

二、利差誘人 人民幣吸金

4月中旬以來,全球主要國家紛紛復工解封,配合各國史無前例的寬鬆貨幣政策以及積極的財政刺激措施,我們預期各國經濟下半年的成長動能將明顯優於上半年。在中國經濟基本面數據持續改善下,官方寬鬆貨幣政策週期可能告一段落。我們觀察到中國的利率指標: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Loan Prime Rate,截至9月16日)1年期是3.85%,5年期以上為4.65%,均明顯高於美國目前長短天期的公債殖利率,美中利差擴大,使得人民幣資產逐漸吸引國際資金目光。8月份流入中國公債的外資規模創下近兩年來的最高水準。利差因素也是現階段支持人民幣表現偏強的主要原因之一。由於美國對抗疫情所需要的刺激經濟措施導致財政赤字攀升,而且美國聯準會推出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以及在9月份利率會議確認「平均通膨目標」新的政策架構,暗示低利率將維持更長一段時間,令美元走勢承壓。換句話說,人民幣走強很大程度上與「弱美元」格局有關係。

三、內循環政策提振消費

受到疫情衝擊以及美國對中國多方面施壓的背景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內循環經濟」,預計將在10月舉行的第19屆五中全會納入「第十四個五年規劃」。渣打銀行財富管理團隊分析,在「內循環」政策指導下,預期中國官方的焦點將會放在降低進口產品價格,以提振民間消費;在此前提下,人民幣走穩甚至走升可能最符合現階段中國的政策目標與經濟利益。疫情反反覆覆,中國在出口成長方面難有作為,因此官方不傾向用人民幣貶值來刺激出口。此外美中關係處於「鬥而不破」的格局,人民幣升值增強了中國對外的購買力,也有助於中國執行承諾。

綜上所述,也就不難理解人民幣走升除了有中國基本面改善、國際「弱美元」格局這些順勢而為的成分,也有中國國內外情勢交迫下的匯率政策抉擇,即國際環境若持續對中國不利,中國官方有可能更需要藉穩健的人民幣匯率,來向市場展現維穩的能力與決心,這點提供給投資人在思考人民幣走勢時值得留意的一個面向。

#格局 #循環 #美中 #改善 #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