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11的19周年紀念前兩天,美國總統川普被挪威的國會議員,提名角逐202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原因是,他新近促成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而由於九月初,促成前南斯拉夫分裂後的宿敵,塞爾維亞總統和科索沃總理在白宮簽訂:降低關稅、分享能源和水資源的協議,也在911之後,獲得瑞典國會議員背書提名和平獎。

不同於諾貝爾物理、化學、醫學、經濟學,主要是頒給追求真理的學術工作者;諾貝爾獎的獎項裡面,文學獎的得主作品,評審的標準很難明確,因為個人對於文學作品的偏好,可能大相逕庭。就此而言,諾貝爾和平獎其實是相對具有政治意義的獎項。特別是當諾貝爾獎,被視為是西方人、基督教文明的世界級榮譽桂冠,和平獎得主本人,所代表在生命、人權、女性、環保、社會、戰爭、宗教、甚至政治上的意義,是西方世界所獨有、被視為夠資格代表普世的價值,可以澤被天下的國際光環。

當然,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不代表就能夠得獎。川普總統在自己的推特,一再以推文表達感謝之意,誠屬罕見。可以想見,有歐巴馬總統2008年當選,2009年就成為和平獎得主的前例可循,川普總統的「想望」,當然就是今年11月勝選,明年展開第二個任期,在911的20周年紀念之後,於10月獲得頒發諾貝爾和平獎。更何況,歐巴馬總統當年就任隔年就獲獎,在被採訪時都曾經表示過,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得獎。而川普總統就任以來,不斷要求盟邦提高分攤軍事費用的比例,甚至要達到GDP的2%,也沒有對外發動戰爭,出兵打仗,如果得獎,也算有具體的積極作為。

細究過去20年(2000年~2019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其實有好幾個是組織機構或團體,例如:聯合國的能源總署、政府間的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以及廢除化學武器組織,或是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集團、國際廢除核子武器運動,其所呈現出來的,就正是沒有爭議的普世價值:和平生命與人權、永續地球生態,並沒有懸念。

但是,如果單就世界強權的美國來說,除了2009年當時的現任總統歐巴馬以外,美國還有退休多年的總統卡特(解決國際爭端,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以及擔任過8年副總統的高爾(氣候變遷)。很巧的是,三位都是民主黨籍;而卡特總統任內(1976年~1980年),與中國大陸建交,並和中華民國斷交。而歐巴馬總統任內的「重返亞太」政策,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到了今天,就算川普總統不願意承認,美中貿易戰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冷戰「新常態」,都已經是一脈相承、既定的國際大戰略。

對照共和黨的「神主牌」雷根總統(1980年~1988年)出兵格瑞納達,「(想要)將共產主義掃進垃圾桶」,老布希總統(1988年~1992年)發動第一次波斯灣戰爭,以及小布希總統(2000年~2008年)在19年前,因為911的恐攻,而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40年來的美國總統,確實沒有人像川普總統,這麼積極的想要從海外撤軍,兌現上次競選的重大政見。

在總統選戰倒數的9月前兩個星期,促成波斯灣國家阿聯酋和以色列的建交,甚至還加碼另一個海灣國家巴林,也要和以色列建交。雖然算是在補進度,但卻是一兼兩顧,對於國內聲望迷低、貪污官司纏身的以色列總理納唐雅胡,或是大選前尋求「逆轉勝」的川普總統,中東政策的成績單,可以說是倒吃甘蔗。

特別是20多年前,打過內戰的塞爾維亞和科索沃,兩位元首願意坐在川普總統白宮辦公桌的兩側(各加一張小小辦公桌),共同簽署的經濟協議,從交通基礎和邊境口岸到降低關稅與分享水資源,未來如果成真,將是被稱為「火藥庫」的巴爾幹半島部分人民的莫大福音。

如果就諾貝爾和平獎所著重生命、人權、戰爭、宗教的普世價值,考慮到東歐和以色列與周邊阿拉伯國家的緊張情勢,如果能夠讓人民安居樂業,和平獎的含金量,必然是無庸置疑。

事實上,川普這個任期的對外政策,已經明白的顯示出,美國不想再積極干預國際事務,繼續當「世界警察」。在911的前後,基於名副其實的外交成績單,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在美國總統大選的短兵相接時刻,讓國際強權能夠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現出道德上的高度,比之當年歐巴馬總統獲得和平獎的不知所以,這是川普總統競選團隊今年最精心設計、國際級選戰公關之極致。

#色列 #總統 #美國 #川普 #川普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