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日前報導,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柯拉芙特9月16日與我國駐紐約辦事處處長李光章共進午餐。柯拉芙特說,這是「歷史性」會晤,也是川普政府加強與台灣關係的進一步行動。

柯拉芙特強調,她和李光章討論了種種不同的方式,好讓美國發揮最大的助力,以提升台灣在聯合國的參與度。柯拉芙特沒有說明與李光章到底討論出以何種方式助我參與聯合國。是請我國捐贈款項,贊助聯合國相關計畫?還是請聯合國以專案方式,邀請台灣以觀察員名義參加聯合國大會?或者比照教廷讓台灣成為聯合國正式觀察員?甚至讓台灣直接成為聯合國會員國?

首先,蔡總統既然表示台灣有能力、也有意願,要一起落實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民進黨政府想必樂於捐贈款項。但是捐款涉及兩個問題。第一,要捐多少數額才會讓聯合國動心?第二,要用什麼名義捐款?

捐款金額如果少於百萬美元,聯合國恐怕不會有高度興趣。但民進黨政府一向樂於撒錢,捐出百萬美元大概也不是難事。問題在於台灣要以什麼名義捐款?

2018年5月世衛大會期間,民進黨政府宣布將捐贈100萬美元予世衛組織,協助對抗剛果伊波拉疫情。但是歷經7個月努力,雙方對於捐款名義無法達成共識,我外交部決定中止此一捐款。此一案例說明台灣捐款給聯合國機構仍有無法克服的困難。

其次,台灣在2009至2016年,獲邀以觀察員名義參與世界衛生大會,是植基於兩岸間的共識。世衛組織只是做順水人情。同樣的道理,台灣想要獲邀參加聯合國大會,必須先有兩岸共識。蔡總統在競選連任時,操弄「反中仇中」民粹,使得對岸出現武統聲浪。在目前的氛圍下,台灣想要獲邀參加聯合國大會,是癡人說夢。

如果連以觀察員名義參加聯合國大會都無法實現,更遑論成為正式觀察員或會員國。

台灣想要參與聯合國事務,不是美國說了算。至少必須獲得聯合國安理會同意。但目前中共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安理會審議台灣相關案件時,中共必然會抱持反對立場。

台灣參與聯合國是高度的政治性議題,必須依循政治途徑解決。民進黨政府明知問題的解方在兩岸之間,卻企圖繞過北京,直達紐約,分明是緣木求魚。如果不能改善兩岸關係,再多的美國承諾,動員再多的邦交國協助提案,都無濟於事。

回頭看看本年5月世界衛生大會舉行前,美國也是堅定支持台灣參與,結果卻雷大雨小,無疾而終。對於美國的善意與承諾,台灣只要表達感謝即可,實在沒有必要用進口「萊豬」或高價採購二手軍品來交換。

(作者為退休大使)

#觀察員 #美國 #名義 #李光章 #柯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