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歲的羅媽媽親自煮的米粉湯很地道。(梁幼祥提供)
80多歲的羅媽媽親自煮的米粉湯很地道。(梁幼祥提供)
福州「撈化」的口味最接近台灣的米粉湯。(梁幼祥提供)
福州「撈化」的口味最接近台灣的米粉湯。(梁幼祥提供)
桂林「馬肉米粉」令梁爸爸戀戀不忘。(梁幼祥提供)
桂林「馬肉米粉」令梁爸爸戀戀不忘。(梁幼祥提供)

曾受邀到「桂林興安」的米粉節演講作客,當地朋友告訴我,米粉的發明就起源於此。說當時秦始皇大軍南下打百越,北方的兵無麵不歡,於是用石磨將米磨成漿,蒸煮後取代麵食來吃……。

我曾到貴州遵義早餐吃過那兒的羊湯米粉、武漢的牛雜粉、我也曾帶著老爸在桂林探親之旅的行程中,從酸辣粉吃到他戀戀不忘的「馬肉米粉」?我開心的看他解了鄉愁,但卻有點失望、不能說那兒的不好吃,只能說臺灣的各種米粉太好吃了!

福州撈化近台灣味

要說大陸最接近臺灣口味的米粉,要算在福州吃到的「撈化」了,但他們是將各種內臟食材另外燙熟,再放進米粉湯裡,味道遠不如台北內臟米粉一鍋煮來的雋永。

臺灣米粉雖有豐富的吃法、但我最愛的還是台北街頭巷弄到處都有的「米粉湯」。

我曾安排三位在日本非常紅的廚藝「鐵人」到東門市場品嘗「羅媽媽米粉湯」,當時某些官員及教授極力反對,說那裡看起來不規範?而且ㄧ堆內臟?!我技巧的避開這些自以為很「國際」的官員和學者,還是把他們帶進東門市場黑暗中的窄巷。

一陣陣熱氣騰雲吸引了他們,內臟列陳的大鍋中,滾滾濃腴、奶湯香溢,看著即將80的羅媽媽切了生腸、肝連、軟骨、喉管、豬肺、嘴邊肉、油豆腐……,一碟碟黑白切、撒上的芹菜碎,搭上了薑絲、接著淋上少許白醋、辣椒醬。

吃內臟不等於下等

「料理鐵人」開始一件一件的問「這是什麼?那是什麼?」我怕翻譯得不清楚,還用手一個一個在我的身上各個部位比給他們看,在歡笑不斷的氛圍下,他們開始先小口小口的嘗,接著開口一句接著一句的說「歐伊細、歐伊細內~」就這樣他們愛上了台北的米粉湯。

之後再來臺灣,他們已經會自己叫車前往東門市場…,我證明了一件事,吃「內臟」不等於下等,勇於將自己的飲食文化在正確的時間點推薦給正確的人,贏來的不僅是友誼,更是一種文化肯定與善用食材的尊重。

許多台北米粉湯的店家,和羅媽媽一樣,辛苦的把內臟一遍又一遍洗的乾乾淨淨,多元的食材、熱騰騰的滾沸了米粉湯,也滾沸了台北美食的生命與魅力!

#台北 #羅媽媽 #東門 #食材 #滾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