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春季由一叢幽香春蘭、一盆橙黃金桔開始。花市人如潮水,煙火人家都要在春節買花沽酒。流浪台灣日久,竟也學會了台灣常斟花下酒的生活方式,然而2020年的春節卻伴隨著恐懼與戰慄的瘟疫訊息。

因故滯台未歸

2020年1月9日,學校國際處發來郵件,提醒國際生小心大陸爆發的肺炎疫情,本沒有放在心上,以為只是局限於武漢一地,母親家遠在山海關外,能看到的只有塞上牛羊空自許,故還是預定了飛回大陸的機票,冥冥中自有天意,登機的前一晚居然面部麻痺,不得不抓緊時間就醫,以免自己玉容香銷,故取消了機票。沒想到,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讓我變成滯台未歸的八百陸生之一。

在屏東基督教醫院就診期間,看到醫院的公告板上赫然寫著提示的布告,有武漢旅遊史的就診患者需要報備。不得不說,台灣確實有防疫的經驗與先見之明。

滯留台灣期間,將全部精力放在了撰寫博士論文上,然而還是在疲憊之餘,向大陸家裡詢問疫情的訊息。沒想到我心目中一直被建構的泱泱大國竟然最缺的是口罩,SARS之後,我們似乎遺忘了傷痛並覺得慘劇不會重複降臨。

悲情的大陸,永遠都是無畏於病痛死亡的。我常常覺得大陸人民有一種壯士斷腕的氣魄,或者說劉伶荷鋤沉酣到處埋的瀟灑,從來不主動去醫院看病,即使醫療保險普及之後,大家還是不愛去醫院。一來是認為小病不需治,大病治不好;二來也是因為大陸畢竟是發展中國家,醫療尚未得到很好的發展,看病很耗費時間和精力。台灣人民則熱衷於養生看病,甚至於感冒傷風這樣的小病動輒就要去醫院,過度迷信醫藥,不肯相信機體的自愈能力。

隨著時間的推移,疫情蔓延,受感染人數日漸增多。大陸口罩危機之時,台灣當局竟然出台了禁止向台灣境外郵寄口罩的禁令,卻在同一時間向澳洲捐贈大量口罩。若是講台灣為自己考慮,預留口罩自己防疫使用,本無可厚非,則捐贈的舉動就非常讓人生厭了。後來,台灣又限額配備口罩。這本是一條很好的舉措,由政府配額,可以防止商家趁機囤積居奇,謀利私囊。然身為陸生,則不禁擔心自己的身分無法領取口罩了。因為一來沒有健保,二來沒有居留證。剛開始委託朋友分我幾個口罩,減少外出次數,後來國際處打來電話說可以通過陸生身分去診所領取口罩。不過我因為口罩存量較多,也就沒有再去領取了。

寒假就這麼渾渾噩噩的度過了,每天都要看手機新聞,看大陸新增多少病例,後來發現歐美病例總數似乎迎頭趕上了。疫情擴大到全球範圍,似乎此次疫情與SARS並不相同,聽新聞講,此次疫情傳播性強於SARS,但是致死率不如SARS。

接下來就是開學問題。陸生被禁止入台了,此則新聞一出,身在大陸的陸生群體一片哀嚎。站在台灣來考慮,此舉措為了確保台灣防疫安全,並無任何不妥;站在陸生的角度來看,有些人會因此享受不到台灣的學校教育,有些系所的特殊性更是非要面授不可。比如需要進實驗室做實驗的系所,甚至我們中山大學中文系,規定每個研究生都要參加滿8場次的中文相關演講,如果沒有簽到,則不能滿足畢業條件。這些規定勢必讓一些研究生膽戰心驚何時能夠到畢業的門檻。

一次意外驚喜

台灣的高校本以為自己要承擔救學生於水火的重任,紛紛組織協調陸生將來返台隔離的各項措施,沒想到台灣當局沒有給高校這個英雄救美的角色,反而一直禁止陸生來台到8月底。

此時已過了荷花連天,冷香飛上詩句的盛夏,來到了金桂秋宵,文旦香濃的季節。陸生在得知天恩特赦之後,都表示再來台灣一定要待滿一年,畢竟一年之後,大陸研製的疫苗應該已經可以推廣使用了。只是,不知道那時,大陸能不計前嫌捐助給台灣一些疫苗嗎?

這些都不是我能關心的了,我最欣慰的是台灣移民署給我的入台證自動續簽半年,讓我免了300台幣的申請加簽費用,這是我親身感到的台灣當局對陸生的各種不公平之後的一次意外驚喜,快樂得像是中了二百萬的彩票大獎。

#口罩 #大陸 #台灣當局 #陸生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