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2020年9月中旬美國對於華為新的禁制令緩衝期開始生效,但美國對於中國科技戰的攻勢仍不斷,除了美國正考慮對半導體生產設備及相關軟體工具、雷射、感測器與其他技術,祭出新的出口限制,防止半導體設備及技術落入中國手中之外;美方也擬將中芯國際列入貿易黑名單中,甚至近期Nvidia收購ARM的個案,也是未來潛在美國對付中國的一大籌碼。

畢竟ARM不僅擁有處理器運算矽智財,也積極研發人工智慧軟體技術中的神經網路運算架構,未來ARM如果順利成為美國公司,等同美國也將握有是否對中國積體電路設公司進行IP授權的重要鑰匙;顯然2020年以來美國對於中國發起科技戰重心皆落於半導體業,而此也將使全球半導體業版圖進行洗牌,至少迄今對台灣而言仍屬於利多於弊的階段。

事實上,2020年以來美國對於中國所發動的科技相關制裁,主要包括2月瓦聖納協議擴大,即由美英日韓俄等42個國家成員組織,同意將用於軍用晶片零組件、軍事級軟體及先進製造技術,增加列入出口管制的國際物品清單中,尤其指中國、北韓、伊朗等國家;以及5月中旬的美對華為禁制令升級,即美國商務部宣佈將通過修改出口管理條例,要求全球所有公司只要利用到美國的設備和技術幫華為生產產品,都必須經過美國政府批准;爾後8月中旬美對華為禁制令填補漏洞,也就是美國再進一步升級對華為禁令,宣布阻止華

為取得未經許可的半導體將包括由外國公司藉由美國軟體、技術而開發或生產的晶片;而華為禁制令也確實於2020年9月中旬生效,各國目前都無法再對華為來進行出貨;更何況再打擊完中國第一大積體電路設計—海思過後,美國目標明顯將轉向積體電路製造業者,包括中芯國際、長江存儲、合肥長鑫皆有可能成為對象,畢竟中芯國際背負著中國先進製程前進的重責大任,而長江存儲、合肥長鑫則是負責中國記憶體產業從無到有的重要指標。

在上述情況下,中國半導體業由於尚未發展成熟,況且優秀的人才也面臨短缺的問題,加上半導體設備、材料、核心關鍵晶片皆多由國外進口,特別是美國,因此對岸半導體業反擊能力顯然偏弱,此由華為事件的演變即可知;而美國總統大選前,可預期美方對於中國一波波的科技戰攻勢也將不會停止,短期內恐影響中國半導體國產化的進程,自主可控之路仍是相當漫長。

對於美國而言,儘管減緩中國在新興科技領域的發展腳步,也重擊戰略性行業—半導體供應鏈的建立,更使指標性科技大廠—華為未來在全球智慧型手機、5G設備市場的版圖快速萎縮;但美國半導體業者也在此次美中對決當中損失來自於中國的訂單,畢竟美企最大客戶為中國市場,佔比高達47.5%,也難怪美國半導體協會不斷向其政府表達憂心的立場,因為美企所失去的中國訂單,將移轉至其他競爭國,且業績的下滑,也將不利於未來投資研發經費的投入,中長期恐損及美國半導體技術前進的腳步。

而對於台灣半導體業來說,美中科技戰下,我國則扮演美中兩強之間重要的連結,中國則是持續針對科技供應鏈進行去美國化的動作,此部分相對是有利於我國積體電路設計業、半導體封測業,且未來若中芯國際遭到美方制裁,我國二線晶圓代工廠、NOR Flash業者將有轉單效應;至於美國則是全力拉攏台灣選邊站,期望透過半導體讓我國成軟硬體整合中心,美國甚至有機會呼應台灣領航企業深耕研究計畫加強來台投資;因而至少美中雙邊摩擦迄今,台灣半導體業反能以在全球第二大供應國的優勢獲得利益,尤其台積電先進製程獨霸全球更是一大助力;不過全球半導體版圖洗牌仍未停歇,未來仍需持續關注美中兩強政策上的變化。

#美中 #半導體業 #台灣 #美國對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