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21日公布的四大自貿區方案,一改此前諸多自貿區方案僅有地域之差、發展方向大同小異的樣板模式,強調四大省市各司其職,欲應對當前緊張的中美、國際格局,並初步測試內部「大循環」的水溫。

中美貿易與科技緊張的情勢下,斷供等貿易限制情況擴散至全球,使大陸喊出「建設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口號,預料將成為「十四五規劃(第14個5年規劃)」的主方向。

大陸成立自貿區的目的雖在擴大開放、加強貿易流通等面向,但此次四大方案還散發出自立自強的氣息,湖南發展先進製造業、安徽提前部署未來產業、甚至浙江打造油氣糧食儲備基地等措施,欲將未來面臨到科技、能源、農產品等產品斷供下的損失降至最小。

外貿方面,此次規劃除浙江面向「一帶一路」外,湖南扛起尋找中非合作機運的重任,成為拉攏歐美之外國際夥伴的新基地。

除了儲備資源尋找外貿新夥伴,大陸要推動國內大循環,必須將當地消費再提升一臺階。而北京自貿區透過服務業與數位經濟的開放,將成大陸刺激消費政策成敗指標。

配合自貿區新政,大陸國務院也已公布相關配套措施,包括以電商、數位服務等新業態新模式引領新型消費加快的相關政策。人行與外管局也擬放寬境外機構投資者資金管理限制。

北京還被賦予眾多金融創新資源,以建設引領全球的法定數位人民幣試驗區,北京坐擁最多服務相關網路企業,包括大陸民眾生活上不可或缺的美團、滴滴出行等平台總部均在北京,北京還擁有人口與金融監管優勢,數位貨幣支付與運行在北京成真,就易於擴大到其他省市,成為大陸在影響美元壟斷地位的王牌之一。

#大陸 #省市 #緊張 #大循環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