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選舉,常常有候選人被指責學歷有問題,鬧得沸沸揚揚。最近則轉向論文的抄襲成為選舉的攻防重點。

對於大學生,或是第一次寫論文就要寫碩士論文的人,沒有經過太多的練習創作,自然很容易墜入抄襲的陷阱,尤其是很多人認為:天下文章一大抄。好像大家論點都差不多,那就使用電腦的複製、貼上,湊足篇幅,交差了事,這當然是不對的。

首先,很多文章看起來差不多。那可能是浮光掠影,細讀之下,發現不是那回事,魔鬼就是藏在細節裡。因此不抄襲的基本功就是要讀懂,然後可以用自己的話講出來,寫出來。這樣就不會跟別人的雷同。不過學術圈還是有規矩的,為了要精準,可以適度地引用別人的文章,但要註明出處。以下我倒是要從批評、創新的角度來談論文,那就更不會有抄襲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讀書的基本目的,在獲得知識。我們從小面對考試,就是在檢定你學會了沒有,讀懂就會答題。因此考試就是學生把教科書的內容,搬到答案卷上面,就會有高分。但這樣子的過程,某種程度就是培養抄襲。因此要教育學生,考試不是很好的檢定方法。在西方有些學校不注重考試,一定要學生交報告。用報告打分數,就是要更進一步檢定學生的學習成果是否能吸收、反芻、批評與創新。

真正完整的學習,不但要了解獲得知識,更重要的在吸收後,在腦中能夠反芻,與自己的原來知識系統結合,產生批評及修正,進而創造新知識,也就是達到創新的功效。

其實,論文寫作,如果是研究新的現象,用新的方法,用新的資料,只要寫出來,就可以保證是新的論文,就不會有抄襲的問題。而且寫學術論文,不用太多花俏的形容詞,而是要說明白、講清楚,有架構,邏輯通,千萬不要自我矛盾。

寫論文的根本是寫研究結果。所以做研究的一個基本精神就是做新鮮的研究、新的實驗、新的議題、新的資料、新的方法…,不要炒冷飯。不要去做老掉牙的題目,一來那些已經很多人做過,不容易有新的論點,二來做新的,遍地是黃金,俯拾即是。另外一個角度就是研究題目要小,不要太大,小則容易聚焦,針點就容易有突破;研究問題太大,容易發散掉,也不好收斂。

準此,評鑑一篇論文的好壞,重點就是創新。從學生的期中、期末報告、碩士論文、博士論文,教授的升等論文,到學術期刊的刊登與否都是相同的標準-有沒有創新?

當然創新的等級可以不同,學科的不同評斷標準也會不同。對理論學者而言,可能是一個理論的突破,大到解決幾百年來沒有人解決的問題,小到一個方程式的證明。對應用科學來說,可能是一項專利,可能是一項應用。不同領域的評斷標準,就是在專業領域的期刊上面能不能夠刊登。

國內財經界的大老李正福教授曾經開玩笑的說:「學術貢獻,可以用體積來衡量」。例如判斷一個博士生是否學術養成到可以畢業的階段,就是看博士論文的體積。如果他研究是很深的題目或是用很深的方法,則面就不用太廣,體積夠了,就可以畢業。反之,如果他研究不是什麼難的問題,那麼涵蓋面要夠廣,有了一樣的體積,他就會安排口試,讓他走人。所以學術貢獻還是可以用量化來衡量。

其實以娛樂事業來說,創新也很重要,要能夠獲得觀眾的青睞,絕對要考慮觀眾的喜新厭舊,題材、劇情要夠新穎,演技要高超…,沒有創新就沒有新的票房,就沒有新的業績。

另外社會上尋找優秀人才的考量,也是相同。一個好的人才就是要能夠解決問題,內閣官員要能夠解決民生問題,為施政滿意度加分;公司職員,要能夠解決公司的問題,增加業績。解決問題,如果是舊的問題,有舊資料可以參考,可能一下就被解決,就不是問題。但如果是新問題,可能漫無頭緒,但優秀的人才就是能夠創新,找到痛點,形成貢獻。

所以教育是要培養學生創新的能力,抄襲論文得到學位,都沒有學到位,都不應該畢業,學位都應該收回。如果因此任公職,那是詐騙,不當得利,所拿到的報酬都應該繳回公庫。一個進步的社會,我們應該要有這些基本的法治觀念。(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

#方法 #容易 #考試 #學術 #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