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能源局正著手制定「十四五」能源規畫,雖尚未拍板定案,但明確的方向是未來五年可再生能源將成為新增裝機的主體,該徵求意見稿有望於11月底推出,2021年3月文件正式發布,值得密切關注。

中國大陸的非化石能源消費量在2019年占比達到15.3%,提前一年完成當初「十三五」所設定的15%目標,考慮到風電及太陽能的發電成本有望進一步下降,加上政府領導階層對此議題的重視,原先2030年的戰略目標,非化石能源占比20%有機會提前完成,市場也對此進

行了估算,認為未來五年可再生能源有望增加500GW(百萬瓩),亦即每年新增裝機近100GW,較原先市場預期高25%。

可再生能源歷經數十年發展,隨著技術進步,在發電效率提升、供應鏈規模經濟逐步成形的背景下,每度發電成本持續下降,逐年創下歷史新低;長期來看,產業鏈上各製造環節持續透過轉換效率和利用小時數的提升,成本仍存在下降空間,以達到平價上網的目標,擺脫補貼依賴並直接和煤電競爭。

以太陽能為例,研究機構預估到2030年全球太陽能加權平均成本(LCOE)有機會降到每度電(kwh)0.04美元,對比2018年的成本大幅下降58%,市場化競爭力大增。

從產業鏈各環節來看,行業集中度仍將持續提升。以上游多晶矽為例,作為太陽能發電的基礎原材料,由於高資本投入及較長投產周期的特性,進入壁壘高,龍頭企業藉由將產能布局於低電價區域,例如:內蒙、新疆、雲南等區域以取得成本優勢,經歷過去幾年行業周期的榮衰,產能過剩去化加速淘汰兼併過程,2019年大陸多晶矽產能占全球67%,集中度達到87%,產能利用率也保持在較高水準,呈現健康的發展態勢。

另外,電池和零組件雖持續面臨跌價壓力,但當中仍存在值得關注的細分領域。作為太陽能發電系統的核心零部件-逆變器,作用是將光能產生的直流電轉成交流電,並傳輸至電網。陸企已在此領域發展多年,成熟的生產工藝及人工、製造成本優勢下,不斷拓展其海外市占率,也由於海外售價及利潤率較高及自身成本下降,利潤率一直都能保持較好水平,並且受益於量的增長,穩健發展。

儲能系統的需求也有望共生蓬勃發展。由於可再生能源本身發電存在波動屬性(例如:日照、風力),無法像傳統火力發電、核能甚至水電能夠穩定的供應電力,難以作為基礎電力系統。在此背景下,儲能系統在電廠發電及電網供電之間便扮演關鍵角色,以降低峰谷差值並提高其穩定度,也能減少棄電的浪費,因此高品質的儲能設備必定在未來迎來一波需求。

至於海外市場,歐洲各國一直都是積極表態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美國市場方面,2020年11月大選結果將牽動其未來能源政策走向,川普和拜登在能源政策立場大相逕庭,川普傾向支持傳統石化發展,並在全球氣候變遷的議題上投下反對票,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然而,拜登則是積極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提出四年兩兆美元的能源改造計畫,目標2050年達到零碳排。所以,美國能源政策未來走向是否重新攜手歐洲各國支持綠能,或再次分道揚鑣,仍需密切關注。

總結來說,政策對於能源領域扮演關鍵角色,無論是「十四五規劃」或是美國大選結果,都牽動著未來全球能源市場的趨勢變化;另外,隨著技術進步和成本大幅下降,可再生能源的市場化程度勢必有增無減,投資人可在相關領域尋找潛在的投資機會。

#有望 #太陽能 #提升 #生能源 #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