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暗示低利率政策將持續至少三年,2023年底前都不會升息,重申動用所有政策工具來支持美國經濟且彈藥充足,主席Powell稍早更提出「平均通膨目標」的新政策框架,市場預期寬鬆貨幣政策得以持續更久。

法人指出,寬鬆政策下全球流動性充沛,低利率與充沛的資金為固定收益型產品提供支撐。而亞洲經濟可望率先復甦,積極的財政政策及寬鬆貨幣政策持續刺激內需,加上過去幾年亞洲企業財務體質持續改善,可望為亞洲債市提供支撐,且亞洲高收益債券收益率高,過往波動率與違約率均不高,較其它同類型產品更具吸引力。

國泰投信指出,國泰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預計於10月12日開始募集,經理人吳艷琴指出,雖然2020年以來股市頻創新高,但除了風險性資產,資產配置中債券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項,尤其亞洲企業財務體質改善、亞洲高收益債券經利空後回復力佳,以及違約率及波動率相對低,對於債券投資人來說,現階段公債收益不高,相對而言,體質佳且收益較高的亞洲高收益債券,是最佳的選擇。

與其他債券類投資工具相較,亞洲高收益債收益好,且同時兼具波動率低及違約率低等優勢。統計過去六年,亞洲高收債券累積報酬率45.4%,較美國高收債38.9%及歐洲高收益債10.5%均來得佳,主要原因在於亞洲青壯人口比例高,有人口紅利支撐經濟,且企業營運收益佳及財務體質不斷改善,償債能力佳,債券收益可期。

債券投資人最在意的波動率和違約率,從經驗來看,亞洲高收益債經過重大利空事件後,皆會重回多頭向上走勢,波動率及違約率也相對其他市場及債券產品來得低。而現階段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漸小,歷經利空淬鍊的亞洲高收債券,在超低利率環境下,資金仍持續流入新興市場,因此債券利率有機會持續往下(即債券價格表現上升),正是長期投資進場的好時機。

#收益 #波動率 #利空 #財務體質 #力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