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肉精肉品輸台是國會新會期最大戰場,儘管政策箭在弦上,但立院終究能在委員會透過法案與議程安排發揮折衝力量。然而,此次時代力量在召委改選全面倒向民進黨,放棄制衡角色,意味著時力在歷經幾波分裂後,為避免泡沫化,已決定回歸寄生民進黨的「小綠」路線。

時力在立院掌3席立委,分別落在財政、教育文化,及社福衛環委員會。其中,衛環委員會在此次新會期,擔負審查瘦肉精肉品政策、配套與可能的修法責任;若勞動部要重啟勞保年改工程,也是由該委員會主審。

換言之,對執政黨而言,若能搶下衛環2席召委,未來在政策與法案的推進過程,就能從「有利行政部門」角度主導議事掃除障礙。因此,為何蔣萬安抽到召委時忍不住振臂歡呼,因為只要沒抽到,民進黨團要是夠敢,大可讓整個會期都不安排專案報告,連公聽會都可免去。

因此,從立法監督行政的憲政角度來說,國民黨、民眾黨及時代力量,在此次衛環召委選舉,是該放下成見合作監督,而非扮演執政啦啦隊。

不可諱言,要期待時力轉向支持國民黨人選,情感上不易做到;但如果連面對執政黨擺明開著推土機,輾壓民意強推萊豬政策時,都不願跳脫政治藩籬,無疑是放棄民主制衡的權力與責任。

或許時力也曾思考支持國民黨爭取衛環召委,但這個黨自2017年來,長期陷入「與民進黨保持界線vs.與民進黨合作對抗國民黨」的路線之爭,導致主張扮演「小綠」的成員大量出走,政黨支持度快速弱化;直到近期,才回過頭嘗試與民進黨修補關係,以免滅黨。

因此,或許時力不會接受外界說他們「輸誠」,但從此次自甘丟盔棄甲的動作來看,這個黨確實正在走回寄生民進黨的路線,才會不惜拿人民健康去換取政黨的生存空間。

#立院 #衛環 #國民黨 #執政 #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