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不加阻止,說不定要鬧出血案來。我們討論到深更半夜,黃紹竑最後乃提出一項他叫做「以退為進」的戰略。由我本人聲明所受幕後壓力太大,選舉殊難有民主結果,因此自願退出競選。

蔣夫人一次無結果,乃銜蔣先生之命再訪孫科。說,當選副總統之後仍可兼任立法院院長,孫科如沒有錢競選,則全部費用由蔣先生撥付。但是孫科仍舊吞吞吐吐,不願立刻允諾,並推託說,有人說按憲法副總統不能兼立法院院長呀!

蔣先生不得已,乃親自出馬勸駕。孫科便不再堅持了。他的左右且慫恿說,縱使按憲法副總統不能兼長立法院,但是如果蔣先生要你兼,誰還敢說不能兼。蔣先生此次親訪,當然就作下了此項保證,於是孫科便正式登場了。

國大代表不堪其擾

孫科正式宣布參加競選以後,果然聲勢浩大。CC系所控制的各級黨部以及蔣先生所直接領導的黃埔系,利用黨部、黃埔同學會以及其他黨政軍各機關為基礎,向國大代表們威脅利誘一時俱來。派人直接或間接向各國大代表分頭接洽,凡投孫科票的,要錢有錢,要官有官,其不願合作的,對將來前途必有不利影響。

CC系報紙和新聞機構此時更對我個人造謠中傷,其中最無稽的,便是說某省當局為支持我競選,曾接濟我法幣有數卡車之多云云。其他無稽毀謗更不勝枚舉。所幸公道自在人心,我所遭受的影響並不如他們所希望的大。

四月十九日蔣先生正式當選總統。二十日國民大會公告副總統候選人六名。二十三日遂開始選舉副總統的投票。這一次副總統選舉是國民黨當政以來第一次民主選舉,何人當選,無人敢作決定性的預測。因此全國各界,乃至外國新聞人員對此都密切注視。南京、上海一帶尤其議論紛紛。

第一次投票結果,我以七五四票領先;孫科以五五九票居第二位;第三為程潛,得五二二票;第四于右任,得四百餘票;莫德惠第五,徐傅霖殿后,各得二百餘票。

初選因無人達到法定票數,故二十四日再投票。我的票數增至一一六三票,孫科、程潛亦遞增至九四五及六一六票。競選至此已達最高潮,各地人民對之均感莫大的興趣。電台不斷廣播投票消息,報紙則發行號外,儼然是抗戰勝利以後最熱鬧的一件大事。其中也有不少滑稽場面,例如《救國日報》被搗毀便是一例:

南京「救國日報社」社長兼主筆向有「大炮」之稱的龔德柏,與我素昧平生,然自競選開始就支持我。他攻擊孫科的措辭有時也未免過火,因此激怒了支持孫科的粵籍代表。在一次激烈的討論之後,他們乃決定搗毀《救國日報》。由張發奎、薛岳、香翰屏、李揚敬、余漢謀等幾位上將親自率領大批代表,湧向「救國日報社」,乒乒乓乓地把「救國日報社」搗毀。幸好該社編輯部在樓上,龔德柏拔出自衛手槍,在樓上守住樓梯口,聲稱如有人膽敢上樓,他必與一拚。張向華等不敢上樓,便和「龔大炮」隔梯對罵一陣,憤憤離去。這也是競選期中一幕滑稽劇。但是不管怎樣,孫科的助選團終究挽回不了孫科在競選中的頹勢。

孫科的幕後人至此已覺得不用非法手段搶救,孫科必落選無疑。因此凡可動員活動的機關,如黨部、同學會、政府機關、憲兵、警察、中統、軍統等一齊出動,威脅、利誘、勸告更變本加厲。甚至半夜三更還到各代表住處去敲門訪問,申明總裁之意,從者有官有錢,違者則自毀前途。國大代表不堪其擾,怨聲四起。

二十四日晚我的助選團也開會討論此事。大家認為蔣先生和他的股肱們這種作風跡近下流,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我自己卻認為反正當選已無問題,就讓他們去胡鬧好了。黃紹竑說,事情恐不那麼簡單,我們如不加阻止,說不定要鬧出血案來。我們討論到深更半夜,黃紹竑最後乃提出一項他叫做「以退為進」的戰略。由我本人聲明所受幕後壓力太大,選舉殊難有民主結果,因此自願退出競選。

蔣一腳踢翻收音機

照黃的看法,我如退出,孫科和程潛為表示清白,亦必相繼退出。我三人一齊退出,選舉便流產了。蔣先生既不能坐視選舉流產,只好減輕壓力恢復競選常規,則我就必然當選。

二十五日我便以選舉不民主,幕後壓力太大為辭,聲明退出競選。消息一出,果然全國輿論大譁,支持我的國大代表,尤其是東北代表們,無不氣憤填膺,認為最高當局幕後操縱,破壞民主,孫科如當選亦無面目見人。孫科為表白計,亦於翌日退出競選,程潛亦同時退出,國民大會乃宣告休會,延期再選。

蔣先生不得已,只好將白崇禧找去,要他勸我恢復競選。蔣說:「你去勸勸德鄰,我一定支持他。」

最高當局既已軟化,底下的人也就不敢過分胡鬧。四月二十八日國大恢復投票。我的票數仍然領先,孫科遙落我後,程潛票數太少,依法退出。原投程潛票的乃轉投我的票。二十九日四度投票,我終以一四三八票壓倒孫科的一二九五票,當選副總統。

當第四次投票達最高潮時,蔣先生在官邸內屏息靜聽電台廣播選舉情形,並隨時以電話聽取報告。當廣播員報告我的票數已超過半數依法當選時,蔣先生盛怒之下,竟一腳把收音機踢翻,氣喘如牛,拿起手杖和披風,立刻命令侍從備車。上車之後,侍衛忙問:「委員長,開到哪裡去?」蔣仍一言不發,司機因蔣先生煩悶時總喜歡到陵園去,乃向中山陵開去。剛剛駛進陵園道上,蔣先生忽高叫:「掉轉頭,掉轉頭!」司機乃開回官邸。蔣先生才下車,立刻又上車,再度吩咐開車出去。隨從侍衛見蔣先生如發瘋一般,恐怕他自殺,乃加派車輛隨行。蔣先生的座車剛進入陵園,他又吩咐掉轉頭。轉回之後,又令司機開向湯山去。真惶惶如喪家之犬,不知何去何從,卻苦了侍從人員。此消息後由總統府扈從衛士透露出來,我亦為之怏怏不樂,早知蔣先生如此痛苦,我真就不幹算了。

當選翌日,我偕內子德潔至蔣先生黃埔路官邸拜候,並謝他向白崇禧所說支持我的盛意。內子和我在客室中枯坐了三十分鐘,蔣先生夫婦才姍姍而出。相見之下,彼此都感十分尷尬。我表示謝意之後,遂辭出。(待續)

#投票 #當選 #蔣先生 #程潛 #孫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