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接近八個月的漫長等待,終於收到了陸生可返台就讀的消息。我所就讀的世新大學安排第一批陸生回台時間是9月11日,我馬上就申請了首批返回。

目前兩岸開放的通航港口只有四個,北京、上海、成都和廈門。對比四地起飛機票價格後,我決定從上海起飛。剛定下機票,就看到臉書的一個陸配姐姐們的娘家社團「大陸人在台灣」裡的求助消息,是一位媽媽在詢問是否有人於9月11日從上海飛台灣。當時貼文才剛發送,還沒有人回覆,我怕對方有急事,趕緊留言說「您好,我就是哦,請問有什麼事嗎?」

原來目前除了陸生,過年回大陸探親而留在大陸的孩子們,俗稱的「小明」們,也可以回台灣了。而這位阿姨的女兒(化名小童)便是其中一位,需要回台的成人幫忙帶一帶。我一口答應了下來。

我和妹妹一見如故

小童才十歲,不能單獨購買機票,阿姨二話不說,把妹妹的個人信息發給我,將機票事宜全權交由我處理。我的票是在App上定的,但系統不允許我線上追訂兒童機票,所以我便撥打電話到航空公司,經過多方聯繫,才順利訂好票。出票後,我重新正式自我介紹,將生活照發給阿姨,方便讓妹妹「記住我的樣子」。阿姨也非常信任我,將妹妹的照片發過來。

行前,我先跟阿姨確認妹妹的行李數量,並詢問必要的公文、證件、電話卡等是否就緒,阿姨說一切都準備好了!終於到了啟程之日,小童和我一樣,要先從自己所在的城市轉機到上海,所以小童由舅舅負責陪同飛到上海,而我負責帶她從上海飛到台灣。

我們的飛機航班是早上八點,所以我和小童她們前一天晚上就先到旅館會合,出發前,我最後檢查一遍小童的資料、確保無誤後,共同搭乘計程車前往機場。

我和妹妹一見如故。我們在旅館會合時已是深夜,小童揉著惺忪睡眼,卻一下就認出了我,叫我一句「珊珊姐姐」又即刻睡了過去。妹妹果然記住了我的樣子呀。

因為有莫名的親切感,我和小童單獨踏上行程時,一切是那麼自然而然。出於防疫安全考量,我跟小童提前說好在飛機上就不把口罩解下來,落地後再飲食,她乖巧地點頭說好。因為出發得早,小童和我都沒有吃早餐,過完安檢,到達候機室候機,妹妹說自己餓了,我的肚子也發出咕咕的聲音。我們便開始在機場找吃的,但因太早,便利店都沒有開,以至於我倆前後追隨,風風火火地跑了好幾個候機室,才發現一家剛開張的星巴克,小童趴在櫥窗上看看標價,卻說算了吧,太貴了!我蹲下來對她說,好,那我們就一起挨餓,下飛機再吃,好嗎?小童對我眨眨眼,說好的!嗯,這孩子真乖呀,有她陪伴同行,真是十分溫馨。

我們開始聊自己在家的生活,我問小童你上課怎麼辦呀,她說不能和同學一起上課,但有舅舅教她數學,舅媽教她英語,每天要做好多習題呢,「而且我媽媽居然把我的課本,整整兩大箱子,都寄來了呢!」小童一邊說還一邊做出「痛苦」的感歎,惹得我哈哈大笑。

一路填表、過安檢、到消毒登機,小童都善解人意地跟在我身邊。我們被貼心地安排在靠窗並排的座位上,我和小童分別給自己父母報平安,說我們已經順利上飛機咯。飛機起飛前,我們還給舅舅打了個電話,告訴舅舅請別擔心,一切順利呢!

我們要回台灣咯

客機沒有坐滿,但上座率也達八成左右,身邊嘰嘰喳喳南北口音都有,是來自五湖四海的陸生們。小童是飛機上唯一的孩子。我跟小童說手機要開飛航模式,不能發消息了哦。小童說好,我們下飛機再發!繼而對著屏幕說,「媽媽!我們要回台灣咯!」嗯,我們要回台灣了。今日上海是濕漉漉的陰雨天,飛機升空後,轉瞬晴空萬里。

小童「深謀遠慮」,怕我們飛行時無聊,還提前在我手機上下載好了喜歡的歌,一首是搞笑版的《沙漠駱駝》,一首是古風曲目《公子啊》。飛機起飛後,我們就一人一隻耳機「雅樂共賞」。聽完音樂後,我們開始「推心置腹」,我問小童期不期待回台灣呀,她說期待啊,我問想不想看到媽媽啊,她說想啊。隨著氣流上下浮動,我們的心情也逐漸從雀躍激動放鬆下來,還玩了好久的成語接龍呢。

我睡了過去。醒來時,小童讓我看窗外,我一看,我們正穿過一團大大的棉花團雲呢。我說我要拍下來晚點發給我奶奶,奶奶沒坐過飛機呢。小童立刻看鏡頭對我的奶奶打招呼說:「奶奶!你看,我們剛剛穿過了雲朵哦!」飛機開始降落,桃園綠色相間的池塘與農田弧圓地鋪展至青碧的海岸線,小童對著手機錄影道:「我們到台灣了媽媽,我們到台灣的上面了,我們終於到了,再過一下下就可以來接我們了哦!」小童的聲音非常稚嫩純真,讓人想起小時候看過的親情電影《魯冰花》,有種催人淚下的清澈與嘹亮。

終於與親人團聚

我幫小童穿戴好口罩和面罩,就領著她排隊下機了。一出登機口,小童的老師就已經在等待了,她要暫時先把小童帶走,去完成相關入境手續。小童卻一直牽著我的手,遲疑地看著我,我彎下腰來,跟小童說沒關係,你先跟老師去,待會我們還能見面呢!

當我最終辦好入境手續,牽著小童經過兩側的工作人員,走出那道左右橫開的磨砂玻璃大門時,瞬間感到有些恍惚。眼前人群很多,直到聽見有人向我們的方向大喊「她們出來了出來了!在這呢!」沒等我反應過來,小童已經衝去媽媽身邊了,看到此情此景,我真是打心底為他們感到高興。

小童的媽媽為我準備了一大袋子的水果和零食,供我在隔離期間解饞,有蒟蒻果凍、pocky、威化餅、薯片等,都是我大半年沒能吃到的台灣本土品牌,還有時令成熟的蘋果和香蕉。我跟小童道別,互道一句:「出關後見!」笑著揮揮手,小童的親人則是一個勁地向我點頭甚至鞠躬表示感謝,我十分明白他們的心情。

陸生回台路不孤單

有人問我,做這事情不怕惹麻煩嗎?我後來也想過,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快地就答應下來呢?一是因為,這件事只是舉手之勞;二是那段日子多多少少看到了關於這群特殊的孩子們回台讀書受阻的新聞,而看到這麼小的孩子與親人分隔,難免於心不忍。我想我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希望所有人都能盡快回到台灣完成學業、與家人團聚。

回台之路走來不孤單,只是實在有些漫長,而這個過程中來自台灣師長、同學、朋友們的關心和祝福,我都收到了,所以我對於回台灣這件事,只剩下感恩和期待,不再有任何抱怨和不平。

看著窗外熟悉的街道,心裡倍感親切,這半年所有的思念都變得輕盈起來,接下來的一年,是我大學學業的最後一年。既然選擇了回來,就好好地珍視,時運有些艱難,輿論總是翻江倒海,但我始終相信,我們所選擇的這條特別的路,終將有不為人知的意外收穫。

#回台 #上海 #媽媽 #台灣 #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