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十四五規劃」的政策建議將於今年10月提出。對大陸來說,「十四五規劃」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後的第一個五年,因此特別重視。但大陸當局認為,「十四五」期間(2021-2025)將面對更為複雜的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和挑戰更多:主要包括全球經濟衰退、中美貿易衝突加劇,以及新冠疫情衝擊等。

歸納來看,可以預測大陸「十四五規劃」產業政策的關鍵詞將聚焦在「高質量發展」與「自主創新」:產業要往高質量發展,則必須與國際接軌;而產業的自主創新,則要仰賴資源的集中。

建構與國際接軌的產業環境

過去大陸營商環境最令人詬病的,是地方保護主義。近年來大陸提出的諸多政策,除了希望能夠破除壟斷以建構更為公平的競爭機制;更重要的,透過外資引入以強化市場競爭性,藉此倒逼改革。

因此,「十四五規劃」產業環境建構的主軸,將是強調如何與「國際接軌」:一方面將延續今年5月公布的〈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強調平等對待各類企業、並加強政府公共服務。另一方面,延續2017年以來政策,大幅縮減外資投資的負面清單。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產業趨勢,是國企的改革與引導民營資本進入公共服務領域:為增加國企的靈活度,大陸當局將透過分拆上市等方式加大民間資本的引入;與此同時,將延續2017年以來的政策,鼓勵民間資本以促參的公私協力(PPP)方式參與公共建設。

集中資源攻克「卡脖子」領域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雖然強調將平等對待各類企業,但並不表示完全沒有方向。為了因應美國的遏制,「十四五」期間大陸除了將繼續推動「中國製造2025」等十大領域產業的發展;更重要的,大陸將提出「新型舉國體制」攻克「關鍵核心技術」,將資源聚焦在例如第三代半導體等核心零組件、關鍵基礎材料、先進基礎工藝,以及產業技術基礎等「卡脖子」領域。

大陸當局認為,現今中國大陸產業發展面臨的問題,主要包括關鍵技術和核心零組件依賴進口、基礎研究投入不足,以及創新動力和能力偏弱。因此,為了強化產業自主創新,「十四五」期間,大陸將加強「補政策短板」:首先,逐年增加研發R&D的GDP占比,以增強基礎研究;其次,透過例如「千人計畫」招攬海外人才;第三,建立專利轉化機制,讓知識產權創造市場價值;第四,以「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提高勞動生產率。

此外,為因應美國對大陸的科技圍堵,大陸去(2019)年啟動了被喻為中國版那斯達克(NASDAQ)的科技創新板(簡稱科創板),以為高科技、具戰略性的本土產業籌資。

另外,從生產面來看,「十四五」時期大陸將更重視產業供應鏈安全;產業型態將逐步轉向資本密集、技術密集;與此同時,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成渝經濟區等主要核心區域,將發揮比較優勢,以產業群聚的方式形成規模效應,帶動技術水準的提升。

將牽動地緣政治變化,台灣應謹慎以對

總的來看,為推動產業高質量發展,「十四五」時期產業政策必定聚焦在生產要素的市場化。而為推動產業自主創新,大陸必鎖定特定先進製造業,推出一攬子政策支持。然而,強調「高質量發展」與「自主創新」的「十四五」產業政策,對大陸台商來說是一面兩刃:加速與國際接軌,讓台商能夠享有更為公平的營商環境;但也代表台商將不再享有特殊待遇。

而集中資源推動產業自主創新,對具研發能力、擁有高新技術的台商來說,將獲得更多政府資源及市場機會;但對以從事外貿、傳產為主,或是低附加價值、技術門檻不高的台商來說,將面臨升級轉型、甚或轉移撤資的壓力。

不可否認,「十四五」將是大陸改革開放以來內外環境最為困難、情勢最為複雜的五年。但如果大陸產業順利轉軌,影響的將不只是中國大陸的發展,也將牽動地緣政治的變化。因此,台灣絕對不可不謹慎以對。

#大陸 #高質量 #資源 #產業政策 #自主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