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計東北之戰前後三年,國軍精銳調往東北的不下三十餘萬人,到瀋陽棄守時,除少數高級將領由飛機撤出外,其餘官兵悉數被俘,可謂慘極。

東北戰爭中還有一荒唐而有助於共軍的事件,便是中央當局對滇軍的分割。抗戰勝利之後,隨中央嫡系部隊自越南海防海運東北的尚有盧漢部一個集團軍,由集團軍總司令孫渡率領,共計兩個軍──第二軍軍長張冲,第六十軍軍長安恩溥。

滇軍抵東北後,杜聿明便將這兩軍拆散。張冲一軍調往吉林,安恩溥一軍則駐在長瀋路沿線。兩軍既被拆開,則集團軍總司令孫渡只落一個空銜。這位空頭總司令常僕僕於長、瀋、京、滬之間。他亦偶自北平經過,除第一次來行轅對我作禮貌上的拜會,談了二十分鐘外,便不敢再來看我,其小心翼翼可知。但由此亦可知滇軍將領對中央的情緒為如何了。其後,張冲突於吉林危急時叛變投共,旦夕之間,吉林全省便變色了。

死守到底 犯兵家大忌

東北戰事至三十七年暮春已發展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國軍於三月九日自動放棄永吉,整個東北只剩下長春、瀋陽、錦州三個孤立據點和若干重要交通線。當時美軍顧問團,最早連美國特使馬歇爾都曾向蔣先生建議放棄東北,將數十萬精銳之師全部調入關內,以解決長城以南的共軍,再緩圖規復東北。無奈蔣先生置若罔聞。長春此時與外間交通已斷,守軍全賴空運補給,自無法長期維持。

至三十七年九月,林彪發動大軍二十餘萬圍攻錦州,錦州危在旦夕,蔣先生乃飛往瀋陽親自指揮。此時負東北全局指揮責任的為東北區剿匪總司令代行轅主任衛立煌。

衛氏盱衡全局,認為國軍在瀋陽一帶孤立為不妥,乃向蔣先生建議,將瀋陽一帶國軍主力南移救援錦州,並打通北寧線,必要時則放棄瀋陽,以北平為後方,與共軍在遼南一帶決戰。蔣先生聞言,未置可否。衛立煌遂將國軍主力十二個師沿北寧路南調,尚未到達錦州,而錦州守將范漢傑已兵敗被俘。迨國軍到達,共軍已放棄錦州,撲了一個空。共軍自錦州撤出,埋伏於北寧路西北側山地,準備居高臨下與國軍戰鬥。蔣先生因判斷錯誤,認為共軍撤出錦州,志在轉移目標,乘虛襲取瀋陽。時共軍不但揚言會師瀋陽,且確有一小部分兵力向瀋陽以西一個戰略據點作佯攻,做出來勢極猛的姿態。蔣以瀋陽若不守則東北即非我有,乃電令衛立煌自錦州全師東返,救援瀋陽。衛立煌則認為共軍主力仍在錦州以東北寧路北側一帶山地,對瀋陽只是佯攻以吸引國軍的注意力,故不同意蔣的主張。蔣先生見衛立煌與己意相左,竟直接電令各軍各師,限於接到命令後立刻星夜回援瀋陽。各軍、師長得令,遂自錦州一帶紛紛東撤。此時已有若干鐵路、橋梁為共軍所破壞,大軍擁擠於鐵路線上,爭先恐後,混亂不堪。共軍主力遂自西側山地突出,一舉將國軍截成數段,首尾不能呼應,為共軍分段截擊,大軍七萬餘人瞬息之間即為共軍消滅。

十月十五日錦州失守,十九日長春守將鄭洞國、廖耀湘等見突圍無望,遂向共軍投降。蔣先生見東北無救,乃離瀋南飛。衛立煌因瀋陽已無兵可守,也於十月三十日乘最後一班飛機離瀋。國軍在東北最後據點的瀋陽遂為共軍所佔。

綜計東北之戰前後三年,國軍精銳調往東北的不下三十餘萬人,到瀋陽棄守時,除少數高級將領由飛機撤出外,其餘官兵悉數被俘,可謂慘極。

事實上,東北在大勢已去之後原不應死守,而蔣先生一意孤行,下令死守到底,實犯兵家大忌。最後錦州之戰,如蔣先生從衛立煌以北平為後方之議,不胡亂越級指揮,則國軍在關外精銳不致喪失淨盡,華北亦不致隨之覆沒,則國民黨政權在大陸或可再苟延若干時日。蔣先生不痛定思痛,深自反省,反將全部戰敗責任委諸衛立煌一人。立煌不但被拘禁,幾遭槍決。直至蔣先生下野後,我才下令將衛立煌釋放。衛氏感激涕零,特來向我拜謝。一夕長談,我才明白東北最後戰敗的情況,原來如此!

東北陷共之後,林彪所部不下百萬人馬,迅即越過長城進入關內;對平、津作大包圍。傅作義部寡不敵眾,被迫退入平、津兩市,被重重包圍。天津終於三十八年一月十五日被攻破,守將林偉儔等被俘。傅作義見大勢已去,為保存故都文物,不得已與共軍言和,北平遂於一月二十二日為共軍和平佔領。

當東北戰局緊張之際,山東戰局亦急轉直下。守兗州的前偽軍吳化文部因被圍,山東省主席王耀武拒不援救,乃降共。三十七年九月中旬共軍陳毅部已逼近山東省會的濟南。二十五日城破,王耀武被俘,山東除青島外,遂全部淪陷。

內戰移向黃淮平原

蘇北、魯南一帶的戰事原由湯恩伯指揮。三十六年秋,湯恩伯奉令率中央嫡系若干殘部撤往江南整補,以劉峙、杜聿明分任徐州剿匪總、副司令。原屬湯氏指揮的黃伯韜所部粵軍和川軍則尚留於蘇北、魯南一帶,與共軍周旋。後又徵調中央嫡系美械部隊,暨徐庭瑤、蔣緯國的裝甲兵團集中徐州,準備與共軍決一雌雄。旋因劉峙不孚眾望,調京任戰略顧問,遺缺由杜聿明、邱清泉升任。到了山東全部瓦解,共軍陳毅、劉伯承兩部主力南下,不時向徐州外圍挑釁。內戰重心乃自華北移向黃淮平原。

所以國共之戰發展到三十七年九、十月間,共軍已奄有東北、華北的全部。政府方面僅有隴海路東段若干據點,終必陷落無疑。不過政府轄區,此時尚有淮河以南、豫南、豫西、長江流域的全部和西北各省。因此國共戰爭的前途將全視雙方在黃淮平原一帶的勝負了。

為指揮這一方面的戰事,蔣先生曾於三十七年春初召開戰略會議,決定以白崇禧兼任華中剿匪司令長官,駐節武漢,與徐州形成犄角之勢。(待續)

#指揮 #衛立煌 #蔣先生 #錦州 #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