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霍霍數載,執政當局現在高舉屠刀,準備砍向一家不聽話的新聞台。刀起落地的,將不只一個電視頻道,還有執政當局容納異議媒體的氣度,更有那奉旨砍殺媒體的所謂中立機關的獨立性。

一個牢牢掌控政治大權的執政黨,手握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五權,如臂使指,無不聽命辦事;控制絕大多數媒體,如同教父般以民脂民膏豢養扈從者,以經營權變更的審核權、行政處分的懲治權、換照的准駁權層層管治,更有眾多社交媒體、網紅、網軍為其護衛、衝鋒與宣揚。如此這般威風凜凜,猶有不足,還要清洗新聞媒體,把非我族類、監督政府、傳播異見的新聞媒體收拾乾淨,意圖打造一個無菌的媒體環境,為專制執政與鞏固政權奠基築牆。

執政當局威懾新聞媒體的「政績」斑斑可考。一家電視台的政論節目近期熄燈,紅牌主持人換跑道,電視台收掉收視率頗高的節目,當然有難言之隱,換照在即,焉能不正視劊子手的眼神?令人聯想起前年民視彭文正主持的《政經看民視》,收視率雖高,卻在民進黨黨內總統初選激烈之際,被腰斬後停播,執政當局介入的斧鑿斑斑。他們眼中的媒體,只有我者與他者之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平日用卡脖子手段壓制媒體,變更或換照時生殺予奪。由此形成的寒蟬效應與清洗效果,達到解嚴以來極致。

執政當局管治媒體,著眼於其宣傳上的工具性價值,容不下任何在新聞與言論上違背己意的媒體。對於立場迥異不受操控的新聞台,更是頭號眼中釘,非拔除不可。為此而細緻鋪陳,連通傳會委員的提名,在總統與行政院長的篩選標準中,首要考量就是其人審核中天電視換照案時是否配合當局的意旨。經過這個篩選過程組成的通傳會,早已將其獨立機關的命格忘得一乾二淨,動輒懲處不聽話電視台雞毛蒜皮的違規,近日還假惺惺舉辦聽證會,無非是要為奪照的處置鋪排背書的仗勢。

關於衛星電視頻道電視的管理,首先必須認清其有別於無線電視,因其不占用頻譜的公共資源,所以沒有必要高度管理;對其立場取向更不過問,以成全多元化的媒體生態。我國衛星電視的管理法規和美國相較,制訂於媒體開放經營初期,偏於嚴苛,如今恰好授予執政當局較大的管理權限,可以封殺不順從的媒體及其主管人事。

威權統治時代,媒體扮演政府喉舌角色,所以超嚴管理。然而,當年以爭自由、民主起家的民進黨,曾將「黨政軍退出媒體」喊得震天價響,如今已把這個鏗鏘有力的號召鎖在倉庫。猶記得當年藍綠立場分明化,媒體也分庭抗禮,陳水扁總統雖備受壓力,面對TVBS的換照,仍然宣示:「任內不可能去關掉任何一家電視台。」阿扁有此氣魄,大權在握的蔡英文難道包容一家異議媒體的自信和雅量都望塵莫及?

從執政當局和軟骨症上身的通傳會綿密的準備動作,可以預卜這個新聞頻道的命運。當政治立場別樹一格的新聞頻道消失的同時,台灣的媒體經營自由同步消失,執政當局的包容襟懷與民主多元形象也隨而殞滅。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異議 #一家 #通傳會 #電視台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