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為歐元區經濟龍頭,德國在2000~2008年的廣義銀行信用(broad bank credit)與GDP成長同步,大部份的銀行信用注入有生產力的實業投資,幾乎沒有造成資產泡沫,使其穩度2008全球金融海嘯。這些有生產力的投資主要源自德國眾多強健的中小企業,支持經濟穩定成長。然而,歐洲央行(ECB)貨幣政策的不當,使得近年德國中小企業也慢慢浮現經營困境,原因在於支撐中小企業投資營運的最主要力量-德國社區銀行,正在逐漸弱化。

為此,記者採訪曾提出「信貸的數量理論」的德國銀行和發展經濟學家Richard Werner,他除了對德國社區銀行發展史及重要性有深刻了解,更擁有在日本、英國及歐洲的豐富學術和業界經歷,得以更寬廣的視野來做解析。

問:請介紹德國社區銀行歷史及過去2百年來在強化德國經濟之重要角色?

答:德國社區銀行(The German community banks)創始於19世紀,朝兩大部份發展。其一地區公共儲蓄銀行(德文:Sparkasse),其二地區合作銀行。推動後者的關鍵人物如:成立Volksbanks (人民的銀行)的Franz Hermann Schulze-Delitzsch,及創建鄉村/農業銀行(德文:Raifeisenbanks)的Wilhelm Raiffeisen。我把這兩大部份及德國其他類似型態的小型地區銀行,都統稱社區銀行,因為他們都屬利益相關者銀行(stakeholder banks)。

巔峰時期 多達3萬家

社區銀行運作的關鍵原則是地方自治(地方自主)。借貸只限於地區且不能跨越至地區以外,並維持小規模。這些社區銀行鄰近他們的客戶群,同時也是社區的一部份。做為利益相關者銀行,他們沒有利潤極大化的股東組成,只有地區的利益相關者,且所有利潤都用於地區發展。

這些銀行直到今天仍存在。在巔峰時期(1920年代晚期),估計德國約有多達3萬家社區銀行。因為其信貸絕大部份是借給地區的中小企業,而中小企業是最大的僱主及大部份工作機會的創造者,使得德國勞動市場受到社區銀行強力支持。同時,技術創新也得以廣為普及,如一些在鄉村的小型企業也能從當地取得融資,得以推出研發的新科技或生產新產品。如此使德國小型企業也能成國際市場的領先出口商。

在戰後時期,由於眾多小型地區銀行的支持及Bundesbank (德國中央銀行)的公平對待,這些德國小企業交出絕佳營運成績。然而,此榮景在引進ECB之後終結,ECB促使小型地區銀行消失及引入銀行業高度集中化。ECB官方政策導向合併銀行,甚至到今天,ECB還在要求進一步的銀行合併。在ECB治理下,歐元區有4,800家銀行消失,其中以德國銀行消失為最大宗,這是一個仍在進行中的演變。

ECB輾壓德國社區銀行

問:如您近期於推特評論「標題:ECB輾壓德國社區銀行」所述,德國經濟正處於下行階段。請說明在ECB影響下的德國社區銀行最新情況? 一個弱化的社區銀行體系對於未來德國經濟有何影響?

答:ECB的利率政策與法規政策是被設計用來擠壓小型銀行,此過程仍持續中。此外,ECB已在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臘等國造成一個由銀行信用驅動的資產泡沫,及隨之而來的銀行危機與大幅經濟衰退和失業狀況。現在,同樣的情形正在德國發生。ECB政策在本質上將德國銀行的信用創造推向資產投機,造成在德國的資產泡沫,接著而來是與前述相同的連鎖事件。未來歷經這些災難之後,只有很少數的德國銀行能倖存,以及我們所知的德國經濟實力之終結。

三方向讓小型銀行強大

問:為讓德國社區銀行再次強大,請分享您的專業看法或建議?

答:有一套理想的政策,及一套務實傾向的政策。我先從後者說起:ECB應把短期利率從零提高到正值,如1%。其次,ECB應結束購買政府公債並讓公債殖利率由市場力量決定。這兩個政策將推升利率,而長期利率高於短期利率,以創造一個正斜率殖利率曲線(upward- sloping yield curve)。如此可讓許多小型銀行去做他們最擅長之事:借款給具有生產力的企業以進行商業投資。其三,應針對資產少於100億歐元的小型銀行,成立一個適合他們的新監管機構。這些小型銀行應該免於新巴塞爾資本協定規範,以獲得更寬容的資本適足率之要求以及無需規範其流動資金。美國已是如此情況,在美國大部份銀行無需符合新巴塞爾資本協定規範,且有適於小型銀行的更寬容監管機構。然而,ECB卻強制每一家約只有10名員工規模的小型德國合作銀行,要求須和德意志銀行這種擁有1千名法遵人員的大銀行一樣,提交相同程度的法遵報告及遵行資本適足率(註:這使小型銀行的管理成本大幅增加而壓縮獲利和生存)。

最終,理想的政策將是德國(及其他所有歐元區國家)從歐元區退出,以結束這個代價高昂且失敗的計畫。如此也會讓德國小型社區銀行的生存更容易,進而強化德國工業及推升德國企業競爭力和國際地位,同時有助提振德國納稅人的士氣。

問:做為「Quantitative Easing」(簡稱QE,被主要國家央行稱為量化寬鬆)這個名稱的發明者,請闡述您對於QE的原始概念及其在金融/經濟領域的應用?另外,似乎歐洲、日本央行及其他主要央行曾經/正在實施錯誤類型的QE,對此,請說明您的QE原始版本與這些央行實施版本之間的差異?

答:於1995年9月2日在日本首度提出的原版QE(見刊日本經濟新聞),是關於確保銀行信用創造能被迅速地恢復,以及擴張信用創造將確保振興實體經濟。日本央行於2001年3月正式採納QE為貨幣政策,但它不是原始概念的Quantitative Easing,而是傳統貨幣學派對於high powered money的擴張-包括透過購買債券為之。然而沒必要用另一新名詞來代表這種傳統貨幣學派的貨幣供給擴張。到2006年,日本央行總結此QE政策不成功-如本人先前已提出警告,接著日本央行停止實施此政策,且錯誤地宣稱QE已失敗。可悲的是,日本央行並沒有適當嘗試原版QE(註:貨幣與信用是不同的概念,兩者不是可互換的代用品;投入實體經濟的信用,才是能發揮有用power的貨幣)。

直到2013年,日本央行才認真推動銀行信用創造,但即使當時我仍不確定他們是否真的全心在做。其原因已於本人以日文出版之著作(Princes of the Yen,書名:??支配者)中做出解釋。大意為日本央行藉由延長經濟衰退期,以強制在日本進行結構轉型:這使得日本於二戰後成功運作的經濟體系(包括數百家小型銀行在內)被摧毀,並引進遠不如日本戰後經濟表現的美式經濟體系-後者有利於極少數的寡頭集團,而日本戰後經濟體系(1945至1970年代)則是為惠及普羅大眾而設計。

QE衝擊歐元區銀行體系

問:以ECB為例,實施QE及低利率(甚至負利率)政策措施後,對德國及歐元區銀行體系與經濟,產生哪些衝擊?

答:如前述,ECB沒有實施真正的QE,取而代之是把貨幣推入資產市場以及把資源更加集中於金融菁英之手,毀壞民主資本主義的基礎-此基礎只存在於有眾多小型地區銀行始成立。

此外,負利率政策無法達到刺激功能,反而導致小型地區銀行的消失,同時還讓金融投機客得到資源去製造資產泡沫,更擴大經濟不平等。

問:請摘要您近期對於ECB計畫如何修復歐元區銀行體系之評論?

答:我說明如何用一個簡單而可能的方式來完全回復一個甚至已破裂的銀行體系-以對於納稅人零成本的方式來做及振興經濟。可悲的是,這不是ECB想要做的事,而且ECB也不太可能去做這種事。

問:為了一個永續經濟及社會,您曾發表報告名為「Shifting from Central Planning to a Decentralised Economy」。請摘要?

答:我想傳達的一個最重要訊息是,我們需要將經濟去中心化,不被更中心化管控。要做此事,我們需要參考德國社區銀行的模式來建立許多小型地區銀行。而我正在英國做這件事及規畫在其他國家進行。

除了以上訪談,Richard Werner於早先演講分析「低利率無法刺激經濟」。摘要整理如下:

低利率無法刺激經濟

主要央行、主流媒體及學術界多年來一直不斷重覆「為刺激經濟,需要降低利率」的說法。Richard Werner質疑主要央行近年施行負利率政策以企求「刺激」經濟的成效,認為這只是理論上聲稱而缺乏實證。日本央行和ECB都是失敗例子。

二戰後各國貨幣以及經濟政策的關鍵信條:「利率(錢的價格)是一個關鍵的總體經濟與貨幣政策工具,因為低利率刺激成長,而高利率放慢成長」。此信條被密集重覆到大家都假設它已被測試驗證,但實證或經驗觀察何在?答案是沒有。

根據1980~2004美、日統計(利率與經濟成長相關性和統計的因果關係)顯示,更多的經濟成長與更高的利率(自然或市場利率,非指政策利率)相關,利率跟從實體經濟表現(或利率跟從經濟循環)-從債券市場看也是如此。重點在於利率是經濟成長之結果,所以利率不能同時是經濟成長之原因。被當做信條的政策說法(高利率導致低成長/低利率導致高成長),和經驗事實(高成長導致高利率/低成長導致低利率)之間,存在重大矛盾。

若非利率,那何者決定經濟成長?為何ECB不斷重覆以低利率政策來刺激經濟的信條? Richard Werner主張:用於創造GDP的銀行信用數量(注入實體生產性投資的銀行信貸)決定經濟成長與否,而非利率。前述信條不僅轉移大眾注意力,也隱藏主要央行失敗的事實。

觀察歐元區週邊實施負利率政策的國家如瑞士與丹麥,其實導致更高的實際借款成本。因為銀行也要生存,面對形同對銀行準備(bank reserves)徵稅的負利率政策,銀行會把額外增加的成本轉嫁給借款者,造成實際借款成本更高,使實體經濟更不易獲取銀行信用,可謂適得其反。

#利率 #央行 #社區銀行 #經濟 #E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