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上個月,一個「十月驚奇」的新名詞產生,當時主要還是針對兩岸之間可能爆發軍事衝突的揣測,但這個討論尚未有定論,就在幾天之前,因美國現任總統川普突然傳出感染新冠病毒確診的消息,爆出他是否能撐得下去競選的問題。進而也讓接下來的「美中台三角關係」呈現出一個不確定的狀態,在心理上也的確弄亂了台灣社會。怎麼來看這一連串的變局與挑戰?

首先,我們試著再回首幾個月來,中共在對台軍事威脅所展現的特殊性:一是共機在繞台時已不再拘泥於過去傳統做法,而是直接去否認台灣海峽原先有一個糢糊的「兩岸中線」存在的事實,這個「否認」,是讓1958年之後兩岸軍機與船隻曾經盡量的不希望跨越這條中線,以維持兩岸彼此不挑釁對方的「默契」因而破局;另一則是中國大陸最近展開的軍演,它頻繁性與範圍擴大性,是歷來之最,遠遠超過以往的布局,擺明了就是針對台灣。

北京對台政策開始有變,不是近期才有的發現,從蔡英文2016年上台前後,由於民進黨執政當局不承認「九二共識」,已讓外界看到陸續變化的一些軌跡:譬如說2015年3月4日,習近平說:「如果兩岸雙方的共同政治基礎遭到破壞,兩岸互信將不復存在」,一旦「基礎不牢」,就會「地動山搖」。到了2019年習近平再提醒:「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是影響兩岸關係行穩致遠的總根子,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說明了解決台灣問題,是一直掛在北京心上。

其次,美國總統川普在任內4年期間裡,對台的措施不管是口惠或實質,但至少在態度上,川普政府的確讓民進黨當局感受到「溫暖」,或認為川普至少是美國1978年與台灣斷交之後最支持台北的總統。也因此,民進黨也從不遲疑,把自己在兩岸的立場上就擺在一面倒的「親美」;另方面為了凸顯自己不是兩邊討好,更是強烈的反中、甚至仇中,形成了像是下一個賭注,從不考慮需要兩邊押注的「平衡性」。

川普突然的「確診」,並不代表他在美國大選中可能出局,但他的健康問題,卻不得不讓他的支持者感到選情將不再樂觀。其實川普在確診之前,他在選情民調、各州選舉人團的可能得票狀況,已落後民主黨的提名人拜登。而確診的問題,也引發了川普在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裡,是否能扳回一城的爭議:一是他的健康恢復的疑惑,另一則是川普到底能提出多強的辯證:他痊癒之後的身體,能勝任選舉最後衝刺?

因此,當兩岸情勢嚴峻,「兩岸的十月驚奇」恐怕已不是戲言,而川普病倒,「美中台的十月驚奇」的來臨也就不像是「胡扯一通」,那麼蔡英文作為一個台灣領導人,即使她過去認為在美中間有所「取捨」是對的,那麼她在「十月驚奇」來臨之下,就不能再擇善固執,至少要思考一下:美國民主黨上台,台灣還能得到美國的支持會否更強?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她也要思考,北京會否輕易接受她的「回頭是岸」?基本上,那會是個前進不得、後退很難的尷尬時刻。

再幾天的「雙十講話」,或是蔡英文可透露些「善意」給對岸的一次機會。她不需講些她自己都做不到的話,但減少仇中反中的言辭,只想緩和兩岸目前嚴峻的情勢,安定下已經慌亂的台灣社會,應該是可以吧?(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美國 #川普 #蔡英文 #十月驚奇 #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