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今(2020)年推動參與聯合國體系案,悄悄的以失敗告終。

民進黨政府從2016年9月的聯合國推案,便依循馬英九政府以15個聯合國專門機構(例如世界衛生組織WHO、國際民航組織ICAO)為參與目標的路線,還加上了參與永續發展目標(SDGs)相關機制等訴求。台灣加入聯合國成為觀察員甚或正式會員?蔡英文主政時期尚未出現過類似訴求。

蔡英文政府的聯合國推案和馬政府的看來相似,但有兩個明顯差異。第一,蔡政府必須花費更多外交資源,強力動員邦交國在聯合國發聲;第二,蔡政府會利用「出口轉內銷」,讓台灣民眾誤以為美國支持我國。

今年,外交部透過各種誘因讓14個友邦全數以聯名或個別致函方式,呼籲聯合國秘書長將台灣(非中華民國)納入聯合國體系。在能見度相對較高的聯大總辯論,兩個屬於「大型」的友邦並沒有發言,它們是瓜地馬拉和宏都拉斯。熟稔我國外交事務者當知箇中原因,絕不能樂觀看待。

教廷國因為不是聯合國會員,所以不為我國向聯合國致函或發言乃屬合理。馬政府時期,因為兩岸有一定的政治諒解,所以在我國有意義參與WHO、ICAO及出席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締約方大會周邊活動等案,幾乎沒有國家反對,所以不用強力動員邦交國為我辯護。

在非邦交國方面,國內各界最重視的就是美國的反應,這正是蔡政府「出口轉內銷」的切入點。

今年,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常任代表、川普的金主克拉夫(Kelly Craft)與我駐紐約辦事處處長李光章餐敘,表示支持我國參與聯合國體系;克拉夫擔任我國與美、日在紐約合辦的「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研討會致詞貴賓;克拉夫在媒體訪問及個人推特,支持台灣重返聯合國或充分參與聯合國事務,其中,推特發文照的背景還刻意放入台灣黑熊玩偶。

但所謂「內行看門道」,蔡英文執政時期,美國尚未在聯合國正式場合發言支持我國,而美國看似也未積極幫忙遊說其他國家在聯大支持我國提案,可是,利用克拉夫的「口惠」與「大內宣」,已足以讓台灣民眾覺得入聯案日起有功了。但除了口惠與大內宣,對外有效果嗎?入聯是台灣人高興就有用的嗎?

既想參與聯合國體系,卻不顧兩岸關係,又「務虛」的設計美方「支持」,豈能成事!(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外交系副教授)

#發言 #友邦 #美國 #邦交國 #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