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民國風」飯店的小老闆張禹竹於1992年出生,不僅熱愛民國時期的歷史,本身也曾在台灣留學,畢業於元智大學中文系和中文研究所,在台灣就讀6年的時光,讓她對台灣留下深厚的感情。但疫情期間,民進黨政府遲至9月才開放應屆畢業陸生來台,讓她無法好好的和台灣告別,成為人生的遺憾。

張禹竹來台念書時,適逢馬政府執政時期,兩岸交流合作密切的程度,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當時她周末假日看到「台灣獨立建國」的舉旗人和插著五星旗的「愛國同心會」的廣播宣傳車同時存在西門町街頭,覺得新鮮且有趣。「但2016年政權輪替,民進黨政府上台後,是個明顯的分水嶺,可以直接感受到台灣社會對陸生愈來愈不友善。」

直到今年新冠疫情爆發,1月回大陸過年、放寒假的陸生,遲遲無法返台,張禹竹也是其中之一。「陸生後來成立返台推動小組,寫信向陸委會、教育部、衛福部四處陳情,說明大陸疫情狀況已逐漸平穩,但陳時中部長仍寧願讓歐美等高風險地區民眾返台,卻一直把陸生拒於門外。那種心理衝擊是很大的,有種被歧視的感覺。」

「正是因為對台灣還有感情,所以才會感到失望,如果對台灣一點眷戀都沒有,也不至於到生氣的程度」,張禹竹表示,畢竟在台灣求學長達6年的時間,和許多老師、同學結下的情誼,甚至是早餐店老闆,早已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沒能好好的和他們說聲再見,沒能正式的和他們告別,成為我心裡的遺憾。」

#遺憾 #張禹 #陸生 #返台 #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