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九月初起,中國大陸高校陸續開學,並採取了「老生分時段、分批次返校,新生十月國慶節過後報到」的政策。對於身處境外的學生,無論身分為何,一律等待學校的通知才得以返校,同時返校前需要向學校申報。

待開學返校通知一出,幾家歡喜幾家愁。對於我而言,我為自己七月時就決定從台灣返回上海的決定而感到幸運;對於我同級的同學而言,她為該政策的發布而感到憂愁——何時能回到學校?中期作品的製作該如何安排?錯過的必修課該如何補上,又是否會影響自己的畢業……

當時由於找到了一份實習工作,六月底時仍在台灣的我向身邊人提出返回上海的想法。面對這一決定,家人和朋友大多數還是以擔憂為主,擔心中國大陸疫情情況的真實性,當地生活受到疫情影響後的不便利性,以及可能不開學返校的不確定性等等。不過,現在的他們會和我說,「還好你提前回去了。」「看來你當時做的決定是對的。」

反觀我的同級同學,開學消息一出她便來和我說:「嗚嗚,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見到你了。」由於她現在身處台灣,關於後續報導、必修課程或其他相關問題,我自然而然成為了她與學校最直接的溝通橋梁。

校園半封閉式管理

事實上,每一所學校都有自己的返校政策和監管措施,舉例來說,我所在的上海戲劇學院目前採取半封閉式管理,即出入校門的同學必須憑學生卡和健康綠碼(在中國大陸未出境過,或出境過返回隔離過後核酸檢測為陰性的居民,便會擁有一個綠色的二維碼方便在境內出入),校外人士不得進入校園。每天晚上十點半宿舍管理員會來挨個點名,如果不回宿舍居住但不出上海,需要提前請假並說明理由,又或者是離開上海必須提前進行離開上海和返回上海的申請和理由說明。

另外,還有一類半封閉式管理政策,如上海第二工業大學,走讀生和有固定實踐單位的學生,可憑學校發放的出入證進出校園,其他同學若是想出入校園需提前十二小時填寫申請;上海師範大學則規定,上海本地學生雙休日可以回家,其他學生因生活、實習等特殊情況需要離開校園必須請假,經批准後方可離校。

不過,同樣也有上海高校採取了全封閉式管理,即進入校園後除非學校全體放假,否則是不可以離開校園的。例如,上海同濟大學,上海政法大學等高校都採取該類措施。

除了上海的高校,我從大學同學那裡得知,北京高校要求學生在返校前必須攜帶學生證、健康綠碼,以及七天內的核酸檢測陰性報告才得以返校。我曾就讀的中國傳媒大學還規定,由於女生宿舍和校園有內部天橋聯結,疫情期間只開放這條通道。相較於男生宿舍在校園外,需要跨越校外的天橋才能抵達。因此規定,男生從離開宿舍區開始,一直到抵達校門口的這段時間,必須在三十分鐘內完成,否則算作無故離校,給予處分。

津滬兩地一嚴一鬆

在開學前,我回到了天津與長達半年之久未相見的家人團聚,也因此感受到了大陸不同城市在居民日常生活上,對於疫情防範制度的差異。

當我一回到天津乘地鐵時,安全檢查的入口放著一塊牌子,偌大的二維碼下面寫著「津門戰疫」,同時,有地鐵安保站在一旁監督進站居民掃碼登記,掃碼通過後才能進入進行安檢。站在月台上候車的我,被遠處突如其來的「上車前請掃碼,下車後再掃碼」的廣播聲給吸引。地鐵安保人員拿著大聲公從月台的一頭走來,一路提醒乘車居民掃碼,一直到另一頭。這樣嚴格的措施,能保證政府隨時找到乘坐同班車的居民,但這樣的要求在上海已經「形同虛設」了。

據我家人說,在大陸疫情剛開始也是最嚴重時期,有長達兩個月不允許居民隨機出入,如果不得已要購買生活用品或食物,都必須在規定時間進行且限制人員數量。而且,就算你有機會出去走動,外面也只有大賣場、便利店是營業的,其他任何一家商店都是關門緊鎖。甚至,當你到達一個地方,都會看見這個「津門戰疫」二維碼的牌子,以此記錄你的出行。一旦該地有陽性案例,便會一一通知要求曾到過這個地方的居民十四天內待在家裡自我管理。

相比之下,天津在出入大賣場時的管制也是比上海嚴格許多。直至今日,一旦你要進入天津的賣場,無論是家樂福,還是物美超市等等,一律必須佩戴口罩並測量體溫。如果你忘了攜帶口罩,那保安叔叔只能和你說聲抱歉,並拒絕你的進入。在上海,目前出入百貨公司或大賣場都已經無需佩戴口罩。

目前在大陸,出入任何一個城市,健康綠碼都是十分重要的通行證。作為台灣入境大陸的人士,只要你是用台胞證申請的帳號,便可以在支付寶裡搜索「健康碼」,選擇地區後填寫相關信息使用。由於我註冊支付寶帳號較早,還是用中華民國身分證申請的,所以暑假抵達上海時,隔離結束我便打電話給客服進行修改。

只可取款不可存款

九月中旬的一個周末,我乘高鐵到杭州一日遊,杭州目前也只有在你進入杭州時要求出示杭州健康綠碼,如果在杭州沒有居住地可以申請,也可以使用上海的健康綠碼。在杭州遊玩期間,我還發現一個上海和天津都沒有的現象——杭州各大銀行的自助存取款機門外,都會有一個標誌寫著「疫情期間,只可取款不可存款」。詢問之下才得知,為了避免鈔票上的病毒進行人員之間的流動,於是將存、取款分開。如果你需要取款,一定要到人工窗口進行操作。

不知不覺,疫情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已有半年之久,大陸的同學不時會與我分享許多當時疫情初始的生活。我有一個上海的研究生同學,由於在學校附近租房,所以當時疫情剛開始不允許人員流動時,即使在上海有家的他也不能隨意回家,身邊的超市也幾乎不開,他吃了將近兩周的速凍水餃才度過最艱難且孤單的時期。

許多人都會猜測並擔心冬天的降臨,疫情又會再度襲來。不過,大多數的大陸居民也對當地的政府秉持信心,並且覺得已經經歷過的他們無須擔心,因為最糟糕的時期已然過去。雖然疫情期間仍然會有許多生活的不便,例如在炎熱的夏天乘坐公共交通運輸工具仍需佩戴口罩,但每個城市的奇聞軼事也值得你去發覺和觀察。

疫情下的返校日,其實也是給予大多數人的一種希望。

#大陸 #校園 #上海 #學生 #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