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媒體分析,新台幣近期盤中升破29元,壽險業避險工具之無本金遠期外匯(NDF)一個月期漲到10%以上、半年期則為6%以上,壽險業改以一籃子貨幣或增提外匯價格變動準備金因應高避險成本。境外匯率避險成本巨幅波動下,市場難免好奇壽險業境外NDF匯率避險的交易對手。

因壽險業所衍生境外美元貨幣性資產,為規避台幣升值的評價匯兌損失,透過NDF鎖定美元兌換台幣價位,如果美元貶值,NDF交易獲利可彌補匯兌損失。因此,NDF交易對手,若為單純市場套利者,期待強勢美元,或為規避美元升值的貿易進口商與股市投資的外資法人等。一旦境外NDF參與者減少造成市場不活絡,避險成本將不易控制。

一份美國國際外交事務的研究報告指出,出口導向的台灣經濟,累積龐大美元外匯盈餘,每年卻可以呈現約1,000億美元穩定貿易順差,部分要歸功於境內人壽保險公司持續增加美元海外債務證券的投資,為美元外匯盈餘建立資產回流(asset recycle)機制。

對外貿易經濟、資金跨境流動和壽險海外投資原是關係不甚密切的三個議題,但是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擴散,影響各國對外貿易與經濟發展,地緣政治顯著影響資金跨境流動與金融體系穩健發展,低利率環境與人口老化趨勢下,三者間相互影響程度因此加劇。

過去30年貿易全球化與自由化下,台灣成為資訊通信技術價值鏈主角。而台灣GDP的65%為出口,其中約30%為電子零組件,約10%為資通與視聽產品,兩者成長趨勢決定出口動能。理所當然,隨之而來的是與貿易對手的順差,兩項關鍵指標:1. 外匯存底至經常帳的盈餘;2. 私部門持有的國外債務證券,其中,壽險業是海外固定收益證券主要購買者,建立起經常帳資產的回流機制。

台灣儲蓄佔GDP35%,境內低投資收益率引發國外投資需求,簡要市場觀察:1. 政府公債與公司債規模約1,900億美元與600億美元,發行量有限且收益不高;2. 股市市值已達1兆美元,偏重高科技產業,投資風險增加;3. 房地產價格相對家戶收入偏高。綜合以上,海外市場似乎是唯一可行選擇,為參與海外高投資收益,家戶因此將儲蓄間接透過保險契約託付壽險業管理。    台灣壽險業經營模式相似度高,由北美發行之債務證券是人壽業最大投資目標,美元計價債券佔國外債券達95%,具存續期間長與非主權債特性。為有效控管海外投資風險,壽險公司辦理國外投資需獲得主管機關核准,最高不得超過其資金45%。

而主管機關於2016年開放壽險業外幣計價債券投資條款,此類債券在台灣上市得豁免列入國外投資上限規定,歐美發行人遂於2016~2018年間大量湧向台灣,美元計價債券的市場規模從零增長到1,500億美元(壽險業持有90%以上)。法規後於2018年限制外國債券持有最高至海外投資額度145%,總體國外資產配置上限為65.25%。隨法規變化與監理許可,以台幣計價債券ETF在台上市,成為保險公司海外投資標的之一。

壽險公司持有大量美元資產須謹慎處理匯率風險,歸納管理思維如下:

外幣保單:開發及銷售外幣計價保單,可部分或全部轉移保單持有人之外匯風險,但受買方承擔外匯風險意願高低所影響。

外匯避險:透過金融工具規避外匯風險,可進行外匯互換或遠期契約,但是避險成本將顯著受制於市場的不確定性因素。

自留外匯風險:保留外匯風險於資產負債表,而受財務槓桿限制吸收外匯波動能力,因此帶動市場外幣保單成長。

外匯避險無論基於套利與貿易進口考量,皆影響經常帳回流機制與外匯存底。而NDF當交易雙方因方向預期,使得供給與需求失衡產生流動性不足時,會使市場價格偏差,引發境外NDF交易市場活絡度與如何降低壽險業所承擔的外匯風險,壽險業避險規模已佔GDP 40%,且海外債權投資也終究會匯回,為求匯率避險成本可控性,除仰賴投資部門努力,也期待主管機關政策輔導。

#外匯 #投資 #資產 #NDF #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