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昨天頒發醫學獎,由阿爾特(Harvey J. Alter)、霍頓(Michael Houghton)、萊斯(Charles M. Rice)3位學者共同獲得,台灣肝臟研究學會執行委員,中研院院士陳培哲,過去因研究肝炎與這3位得獎者都有來往,他透露,霍頓與萊斯都曾來過台灣,其中萊斯更在兩三年前受邀到中研院演講,而阿爾特去年也與陳培哲在國外的研討會有碰面過。陳培哲說,阿爾特不只科學好、文學也好,還常在研討會中作詩,3人都可說是台灣人的「老朋友」。

陳培哲表示,這三位對C肝的貢獻是承先啟後,與這三位學者在1989年就開始與台灣的肝病研究學者有接觸,大家都是認識十幾年的好朋友。

陳培哲說,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頒給這3位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過去只知道存在A、B型肝炎,雖然也知道有另一種輸血後肝炎的存在,但並不清楚其發生的原因,而阿爾特就是建置最困難的研究前準備,蒐集大量的臨床研究材料,成就霍頓與萊斯後續的研究。

有了阿爾特的臨床研究資料蒐集,霍頓在阿爾特研究基礎上運用分子生物學,進一步將C肝的病毒基因體選殖出來,加速C型肝炎檢驗試劑的研發,陳培哲指出,台灣也在霍頓之後,成功選殖出適合台灣人的基因型別,對當時國內的診斷檢驗產生莫大幫助。

至於萊斯,則是接續在霍頓的研究基礎上,發現C肝病毒引發肝炎的機轉,推動C型肝炎治療藥物的研發,幫助全球數以百萬計的C肝病患。

陳培哲透露,台灣與霍頓的往來最多,對國內建置診斷檢驗的幫助很大,近年來霍頓則專注C肝疫苗的開發,但由於C肝病毒變異性遠高於新冠病毒,因此研發至今超過20年仍未開發成功。

#霍頓 #研發 #檢驗 #萊斯 #阿爾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