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本報資料照片)
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本報資料照片)
擔任兩岸密使的前總統府國策顧問曾永賢。(王銘義攝)
擔任兩岸密使的前總統府國策顧問曾永賢。(王銘義攝)
前中共解放軍總政聯絡部部長葉選寧。(摘自網路)
前中共解放軍總政聯絡部部長葉選寧。(摘自網路)
1992年9月2日,曾永賢(左三)與張榮豐(左一)密訪北京,其胞兄曾永安的女婿張輝武(右一)是兩岸密使管道得以建立的關鍵牽線者。(取材自張榮豐臉書)
1992年9月2日,曾永賢(左三)與張榮豐(左一)密訪北京,其胞兄曾永安的女婿張輝武(右一)是兩岸密使管道得以建立的關鍵牽線者。(取材自張榮豐臉書)

1992年9月初,北京正是金秋時節,北京西山軍委招待所來了特殊的「台灣訪客」。中共總政聯絡部長葉選寧,在他父親葉劍英元帥的官邸,接待來自台灣的密使曾永賢。人稱「葉老闆」的葉選寧對首次抵京密訪的曾永賢說道:「兩岸問題在我們老一輩都在的時候比較好談,如果你哥哥曾永安不要那麼早過世就好了,兩岸問題現在就你們兄弟來談了!」

曾永安曾永賢 關鍵兄弟檔

黨政軍人脈廣泛的「葉老闆」是90年代中共軍方對台情報系統的領軍人物,他提到的曾永安,在中共建政初期從日本前往北京發展,曾參與對日情報工作,與軍方關係密切。曾永賢得以代表李登輝祕密訪問北京,建立兩岸最具權威性的密使溝通機制,正是葉選寧透過曾永安的女婿張輝武所搭建的特殊管道。

曾永安(曾化名曾子平)是曾永賢的胞兄,1930年苗栗第一公學校高等科畢業後前往日本留學,就讀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部,曾加入日本共產黨。1950年從日本前往中國。曾永安自認是「左派的民族主義者」,認為延安的共產黨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台裔日共黨員曾永安後來成為日共與中共溝通的管道。

曾永賢生前在接受記者口述訪談中回憶,曾永安與同為苗栗客家的楊春松在留日期間,都是日共黨員,與日共高層關係密切。二戰結束後不久,他們兄弟曾商談是否回台發展,他二哥不想回到國民政府統治的台灣,決意前往中共建立的新中國。後來,兄弟各奔前程,曾永安還曾協助日共中央總書記德田球一避居北京後留在天津發展,曾永賢則回到台灣,並加入台灣共產黨。

葉選寧遺憾 本可你們來談

1953年,德田球一病逝北京,兩年「祕不發喪」,1955年9月13日,中共在太廟舉行追悼會。毛澤東親書「德田球一同志永垂不朽」追悼,舉世矚目。曾永安參與營救德田的行動,被中共視為「建國初期隱蔽戰線在國外取得的重大勝利。」曾永安女婿張輝武曾赴台為密使管道「穿針引線」,葉選寧才會對曾永賢說:「如果你哥哥不要那麼早過世,兩岸問題現在就你們兄弟來談了!」

深受曾永安左派思潮影響的曾永賢,回台後加入台共,參與反政府活動,遭當局逮捕並安排到調查局情報系統任職,後來成為政大東亞所講授共黨課題的專家。早年介紹李登輝加入中共地下組織的吳克泰,返台探親並前往翠山莊拜訪李登輝,曾永賢專程陪吳克泰密訪這位早年同為「左派進步青年」的老友。

台共曾永賢、日共曾永安,這對留學日本,後來在兩岸各自發展的兄弟,因緣際會,在歷史浪潮幾番演變後,意外地搭起兩岸密使管道,更為國共兩黨、兩岸當局的祕密接觸,譜寫最關鍵的密使篇章。記者曾詢問曾永賢何以不在回憶錄談密使內幕,曾永賢說:「兩位老闆(指李登輝、江澤民)都沒說話,我們能說什麼呢?」

通過一中 密使全面啟動

1992年是兩岸密使互動最關鍵時期。當年8月李登輝主持國統會並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決議文,隨即規劃兩會香港會談,海基會副祕書長陳榮傑利用遣返任務,將決議文帶往廈門,並和海協會商定後續議程;台灣採購F16的遊說行動也同時啟動。最重要的是,曾永賢銜命密訪北京,並就辜汪會談、兩岸參與APEC、軍事採購等議題進行先期「政策對話」。

「李江時代」負責密使溝通任務的兩岸國安幕僚,初期搭建管道之後,曾多次在港澳與東南亞會面,在北京會面則是特殊安排,當時中共領導體系仍是黨政軍「三頭馬車」。曾永賢與葉選寧執行任務,都必須和當時的「李辦」主任蘇志誠、「江辦」主任曾慶紅彙報,在鄧小平交卸軍委主席、楊尚昆交卸國家主席之前,葉選寧也都會向「鄧辦」、「楊辦」彙報兩岸溝通進展。

兩岸密使傳聞不斷,從毛周,以至鄧楊時期,即傳有密使穿梭,奉命傳遞決策訊息。「李江時代」兩岸的大內總管:蘇志誠與曾慶紅,是指揮調度密使的總樞紐,實際任務則是由當局指定的小組負責,台灣由曾永賢主持,大陸則由葉選寧領軍;曾、葉扮演兩岸當局的「聯絡窗口」。葉選寧與曾永賢透過各種形式溝通對話取得的決策訊息,則各自向曾慶紅、蘇志誠匯報再轉呈李江留存。

多重模式 減少兩岸誤判

兩岸密使的溝通型態,是在當局授權與認可的情況下進行祕密接觸,有檯面上與檯面下的多重運作模式,有正式的閉門會談與非正式的交流互訪,並非為了單一事件或議題才會面,雙方根據情勢需要,主動約定時間地點,進行特定議題的溝通對話。曾參與執行任務的人士說,「它是組織性、經常性的溝通工作,最終的目的則是在減少兩岸當局的誤判。同時,也是國安工作的一部分。

1992年9月2日,美國總統老布希宣布即將批准出售150架F-16戰鬥機給台灣;年初,法國已同意出售60架幻象2000戰鬥機給台灣,當天正在北京訪問並與楊尚昆密談的曾永賢曾回憶說,楊尚昆當時說:「你們花錢從美國買F-16戰機,沒有必要嘛。不過台灣外匯多,你們的錢要怎麼花,我們也管不著。但批評還是會批評的!」隨後,中國外交部召見美國大使表達最強烈的抗議;還兩度召見法國大使表達抗議,並要求關閉駐廣州的法國總領事館。

兩國論出檯 管道全停擺

「李江時代」的密使是推進兩岸關係的決策中樞,它不但就當局的執政議題開展溝通,更是推動台灣參與APEC國際經貿活動等決策的幕後驅動力。雙方並透過密使對話機制,為1995年1月江澤民發表的「江八點」,4月李登輝發表的「李六條」,扮演決策訊息的溝通任務。李江更成功地透過密使的靈活操作,對各自在內部鞏固執政地位,適時地發揮了「攘外安內」的政治效益。

1992年底,正是台灣經濟快速增長,大陸經濟改革依然沉悶的年代。李登輝有一天宴請宋長志、王昇等軍事將領。李登輝意氣風發地告訴這群外省籍的將領說:「我們有位同志到大陸訪問,中共負責對台工作的人(王兆國)問他『李登輝會不會搞台獨?』這位同志想了一想後回答,你們不必擔心他搞台獨,你們要擔心的是,李登輝什麼時候要來問鼎中原。」

終其一生,李登輝最後並沒有「問鼎中原」,他所依賴的兩岸密使溝通機制,1999年在他公開倡議「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兩岸定位論之後,結束運作,走入歷史。

#曾永安 #溝通 #台灣 #葉選寧 #李登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