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水墨不適合畫人體,那就太瞧不起毛筆了!」從漫畫出發,走向水墨,並獨鍾人體畫的藝術家陳朝寶認為,毛筆在一筆線條內所能表現的濃淡乾溼,畫起人物實是相得益彰,加上他融合多媒材的詮釋,讓水墨畫中的女子不再只是傳統仕女,也有大膽、超現實的裸體。

近日由黃寤蘭策展的《顛倒夢想》展,邀集陳朝寶、陳永模、歐陽鯤以「裸女」為主體聯展,少見的水墨畫裸女,並加入西畫色彩及視覺意象。陳朝寶直言自己向來喜歡畫人體「因為人有七情六欲,藉著人物來反映情感和喜怒哀樂最直接。」

旅居國外19年,陳朝寶目睹西方藝術名作多以人物為主,「不論任何畫派,人都是主流」。但他也認為以油畫筆觸所繪的女體「太直接、生硬」,於是自創多種以水墨結合塗鴉、油彩的手法,更嘗試將宣紙貼在油畫布上,使毛筆線條呈現富變化的肌理,不論是運用油彩或立體派的女體,陳朝寶都試圖詮釋屬於自己的東方味。

「創作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不會都畫同一題材,但都要有自己的風格。」早期畫漫畫對陳朝寶而後的女體畫也有著重要的影響,「喜歡漫畫的天馬行空,可以胡思亂想的荒謬感。」他表示自己畫裸女充分運用漫畫的想像力,「美,不一定都要美,醜也是一種美」對他而言風格、想像與創意有時更能真實展現人物的千姿百態。

此次於華山《顛倒夢想》展,陳朝寶的裸女外,更有3匹馬為人稱道。陳朝寶表示,馬是自己十分喜歡的主題,「喜歡以不用造型來表現馬強有力的肌理」;而美女與馬,是他近期十分熱愛的表現手法,凸顯著柔弱與剛強的對比。陳朝寶也表示,預計明年在國父紀念館的個展中,便會有一系列人體與馬的作品首次公開。

#人物 #毛筆 #想像 #陳朝 #人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