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任循環經濟策略辦公室主任、工研院副院長彭裕民昨天指出,循環經濟不能只講循環,一定要談經濟,台灣有好的供應鏈,我們應積極超前歐美國際大廠要求的目標,「在循環經濟裡創造新的價值,帶動台灣新經濟。」

彭裕民說,推動循環經濟之所以很重要,是因為筆電、成衣鞋子很多都在台灣做,百分之3、40的副產品留在台灣,不做環保就成環保問題。像是廠商從寶特瓶抽絲做成的運動服,若沒透過技術創新做到快速排汗功能,像是打完足球據說要流5公斤的汗,只是標榜循環再利用,人家是不會買的。

「在全世界變成一個新的價值,台灣未來經濟一定要往這邊走。」彭並舉例,台灣面板是世界第二,裡面有很貴的東西叫液晶,一公斤值15萬到45萬,他們去分析純度,可達百分之999999,但一經汙染就不能用。後來友達、群創技轉工研院廢液晶面板再處理技術,10年來回收價值就達快200億。

彭裕民表示,工研院看到2030年循環經濟會扮演非常重要角色,因為台灣過去生產是線性經濟,不能說沒有汙染,而重新從循環經濟角度,產品可循環有高價值,加上本地有污染處理方法,搭配健康生活,可成為綠色新經濟,大家可以一起來觀察。

他說像生質材料就是新南向很好題目。甘蔗渣樹薯東南亞國家都不知怎處理,我們去處理好拿回來做成生質塑膠,後面利用都還可以再思考。

最後他強調,循環經濟不能只講循環,一定要談經濟,但一個很大壓力是國際環保法規,品牌廠商會要求,像是NIKE、愛迪達、蘋果,會要求2030有多少材料要循環利用,這是好的壓力。台灣有好的供應鏈,我們應積極超越它們提的目標,超前達到它們要求的規格,如此可要求多30%、50%的錢來買,這是我們要給自己的壓力。「台灣必須在循環經濟裡創造新的價值,去帶動台灣新經濟。」

#循環經濟 #新經濟 #做成 #工研院 #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