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在上海開幕,參觀者在了解高通推出的5G晶片。(新華社)
7月31日,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在上海開幕,參觀者在了解高通推出的5G晶片。(新華社)
10月12日,第三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在福州開幕,AI教育機器人吸引小朋友參觀。(中新社)
10月12日,第三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在福州開幕,AI教育機器人吸引小朋友參觀。(中新社)

針對美中博弈與兩岸經貿關係趨勢,前陸委會副主委、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榮譽教授高長表示,新科技冷戰才是美中主力戰場,川普執政後的美國,對中國的定位已經從「戰略夥伴」轉變成「戰略競爭對手」,是體制與科技霸權之爭。即便這次美國總統大選若拜登勝出,中美對抗態勢也不會改變,改變的只會是手段而已。

高長指出,作為決定一個國家安全、綜合實力和競爭力的關鍵因素,科技競爭逐漸被上升到地緣戰略的高度。這場美中爭霸的重點是「技術民族主義」,從華為到5G,從人工智慧到航天工程,從無人駕駛汽車到清潔能源,每個領域都可能是這場戰爭的焦點。

兩強爭霸將成新常態

許多人認為中國的外部壓力罪魁禍首就是川普,所以只要川普下台,中國的外部壓力就會減輕很多。高長指出,美國現在有個說法叫「華盛頓共識」,就是不管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反中、抗中的態度不分黨派,因此就算拜登當選,給中國的壓力也不會改變,包括貿易戰、科技戰等都不會有太大幅度的改變,並不意味著拜登上台,美中關係會有多大的改善。

高長指出,拜登選上跟川普連任,對中政策很大不同之處會在於,由於川普比較情緒化,葫蘆裡賣什麼藥很難預測,拜登應該比較容易預測,而且能夠溝通,並在與盟國之間的關係會比川普好一點,在說服盟國一起抗中的議題上,會比川普更順利。川普貿易戰遍地放火,不僅對中國,也對歐洲、日本等,所以川普雖也想要聯合盟友抗中,但是很難如願。

有觀點指拜登對中國的立場比較軟弱,可能不會看到很多透過關稅的舉措。高長認為,拜登更可能拉攏盟友一起圍攻中國,這與歐巴馬執政晚期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相似,而拜登最有可能去拉攏歐盟,一起對大陸施壓,如果拜登聯盟一旦有成果的話,對於中國而言,壓力其實更大。未來兩國在科技主導權,甚至在地緣政治地位的爭奪將成為新常態。

不能忽視選邊風險

高長指出,美中科技冷戰也會讓大陸更堅定發展高階關鍵技術,大陸彎道超車一旦有成,全球恐出現兩套國際產業標準,未來台灣企業除了繼續跟隨歐美產業生態系和技術標準,也不能忽視加入大陸產業生態體系。現在兩套國際產業標準看起來逐漸成型,是大勢所趨,接下來就看台商怎麼調適。

他指出,台商都很聰明,有自己一套,想要「左右逢源」是最大目標,不管未來全球產業生態是一個體系、兩個體系,台商都希望在每個體系裡面都受益,現在比較大的問題是背後還有美國因素,短期台商也可能被迫選邊站,但台商或許會繞道,比如到第三地投資、透過第三家公司,再出貨給大陸,這需要一段時間布局與操作,對於台商而言是「短空長多」,相信台商有這個能力。

高長指出,今後大陸的產業技術創新動能將更加依賴本身的自主研發,對科技人才之需求勢將更加殷切,兩岸對人才的爭奪或將更為激烈。對於台資企業而言,恐面臨人才被挖角的困擾;同時,由於美國遏制大陸高科技產業發展的政策如火如荼在進行,未來「兩岸產業合作」不能忽視其中潛在的選邊風險。

#美中 #台商 #大陸 #美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