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業是台灣出口強項。圖為台北國際電子產業科技展採購洽談會。(本報系資料照片)
電子業是台灣出口強項。圖為台北國際電子產業科技展採購洽談會。(本報系資料照片)
新台幣匯率近期狂飆,已經逼近彭淮南防線。圖為行員演示換兌情況。(本報系資料照片)
新台幣匯率近期狂飆,已經逼近彭淮南防線。圖為行員演示換兌情況。(本報系資料照片)
2020年主要貨幣對美元升貶幅
2020年主要貨幣對美元升貶幅

台灣屬於出口導向的經濟體,在新台幣匯率狂飆,已經逼近彭淮南防線(新台幣對美元匯價28.5元),創下逾9年新高之際,不少出口廠商第三季財報也出現大面積匯損,這些高科技大廠進入第四季傳統出貨旺季,也紛紛啟動預售遠匯、應收帳款融資來避險。

今年以來,截至10月8日,全球主要貨幣對美元大多出現強勁升值景況,其中歐元升值幅度最大,達到4.97%,其次新台幣升值幅度約3.94%,日圓、人民幣及澳幣升值幅度各約2.51%、2.28%及2.25%,與台灣產業重疊性更高且處於競爭更多的韓元對美元,只小幅升值0.12%。

匯率波動大 廠商難報價

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也強勁升值,且近期還有加速升值趨勢,在大陸的出口型台商也有匯損壓力。台商過去大多採取「台灣接單、大陸生產、出口歐美」的三角貿易模式,近來台幣、人民幣波動急升,已令許多出口廠商陷入不安,不知該以那個匯率來報價;而已接受的訂單(價格已敲定)尚未交貨的部份,更是眼睜睜的看著利潤一天一天的在減少。

一家科技大廠財務主管表示,若產業相對競爭力較強,是價格制定者,就可把匯率因素轉嫁到客戶身上。若是長期有作匯率避險的企業,相對影響較小,但小型企業避險能力相對較弱,匯率升值幅度若高於競爭對手幅度,的確會對出口報價競爭力有所衝擊。以今年各國匯率波動來看,新台幣升值幅度就明顯高過於競爭對手韓元,也強過人民幣,對於台廠報價而言,恐怕也不敢將匯率風險轉嫁到客戶。

進入第四季出貨旺季,出口型企業避險意識更高,許多出口商由於手中美元部位不足,但數月後還會有買方支付的美元貨款,怕到時美元匯率更差,大多採取預售遠匯及應收帳款融資借美元先賣匯這兩種方式因應。至於避險成本是以利差來看,由於美元與新台幣利差已大幅縮小,現在作遠匯的成本只要以前的十分之一,因此,一般預期出口商作預售遠匯的量將會放大。

預售遠匯避險 陸降成本

在大陸,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日前公告,自10月12日起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將從現行20%調降至0%,也是鼓勵出口商採取預售遠匯來進行避險。

大拇哥投顧(TAROBO)分析指出,外匯風險準備金率20%的意思是指,當銀行賣給客戶美元(兌人民幣)遠期100元,則必須將20元美元存入央行,一年以後歸還,且這筆錢銀行這邊是拿不到利息的。因此,銀行會較不願意賣給客戶美元,或說賣給客戶的美元會比較貴,因為銀行還是要把20%準備金率的這筆「收不到的利息」從客戶身上扒下來。換言之,客戶如果想要做多美元、做空人民幣,那麼成本就會比較高。但也不應將調降外匯準備金率視為人行阻升人民幣的信號。

大拇哥投顧分析,人行將外匯準備金率調降至0%,目的在降低企業遠匯財務成本,以及順勢抽回過往政策,與市場化精神趨於一致。人行選擇在此時調降外匯準備金率,其實需要兩個背景支持:無資本外流擔憂、無人民幣貶值預期。現在中美利差高企,外資湧入中國,加上全球美元維持弱勢,在這種背景下,央行抽回外匯準備金率這項政策的副作用就微乎其微,影響並不大。

匯率避險 出口商學自保

有台商表示,出口企業還是可以透過多種手段防範匯率風險,如加快應收帳款的周轉速度、提前收款結匯、採取靈活的合約條款鎖定結匯匯率,或適當縮短在簽訂國際商業合約時,有意識地讓合作方共同承擔可預期的風險,也就是與國外經銷商和代理商達成一致,與對方簽訂開放式合約,一旦匯率升值,出口的價格也將相應上漲,將一部分風險轉嫁給對方。除此之外,出口企業還可以運用一些匯率避險工具自保,出口企業應加強這方面知識學習和運用。

#避險 #預售 #匯率 #出口 #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