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西方的古老蛋彩畫技法「坦培拉」遇見東方山水,原是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材料表現研修專業的曹吉岡,融合東西方美學,用混生方式表現中國山水畫的虛空,大陸藝術評論家夏可君認為,這樣的西方技法反而讓中式山水有著玉質與宋瓷的觸感與色感,「是在趙無極與朱德群的抒情風景抽象之後,華人藝術家所給出的另一個新階段。」

夏可君指出,達文西《蒙娜麗莎》的微笑之美,在於似乎被罩上了一層神秘面紗,而其「暈塗法」之所以迷人也與坦培拉做底色不無關係,運用坦培拉反復罩染的透明畫法才有油畫色層的效果。坦培拉為文藝復興時期的繪畫技法,以含有水、油成分的乳液作媒介與頻料結合作畫,乾得快且表面會有蛋殼般柔潤光澤。

曹吉岡認為傳統水墨的留白是「無為」,但他反其道而行,使用坦培拉經數十幾遍甚至幾十遍的「有為」塗抹,形成看似薄透卻有結實觸摸感的結構,以「有」表現「無」,他認為這樣的疊加態是西方畫法的堅固性與傳統水墨的流動性間的平衡,也不認為需要定義為東方或西方的,而是混生而成的另一種呈現。

#吉岡 #表現 #西方 #水墨 #東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