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文藝學講師,獨立戲劇創作人,評論人孔德罡說,中文互聯網語境下的脫口秀已經成為當代青年群體最易接受和傳播的語言喜劇形式。以美式「單口喜劇」形式為表演基礎,以5分鐘為時限,以現場聆聽觀眾的投票為依據,以嚴苛的選秀競賽為流程模式的脫口秀綜藝,完全是從大陸的語境內部獨立發展出來的,世界其他地方鮮有其例。

每一期《脫口秀大會》的播出都伴隨著輸出觀點和價值觀的段落,被剪輯成短片登上熱搜,為喧囂的中文網路討論空間提供新一輪的水花與流量,這種中國特色的「脫口秀」。

當今觀眾對於情緒「共鳴」的需求,已經超越對脫口秀本身表演個性的需要。與其說互聯網的傳播力量促使年輕一代人的笑點和審美日漸扁平和趨同,不如說脫口秀從業者們尋找到了有針對性的、更加階層固化的情緒共鳴方式。

孔德罡說,對於工作的厭倦,對加班的厭惡,對於老闆的負面情緒,作為乙方對甲方的憤怒與無奈,對於掌握權力者的不滿,對於某些社會現象的疑惑與質疑等,在這個生活吐槽大會的操演邏輯裡,喜劇性實際上是退居二線的,攻擊性(冒犯)和對大眾負面消極情緒的抒發,占據了更加重要的位置,「好笑」的評判標準逐漸讓位於情緒的「共鳴」。

當今觀眾對於情緒「共鳴」的需求,已經超越對脫口秀本身表演個性的需要。與其說互聯網的傳播力量促使年輕一代人的笑點和審美日漸扁平和趨同,不如說脫口秀從業者們尋找到了有針對性的、更加階層固化的情緒共鳴方式。

一個「憤怒」的脫口秀演員,如果其觀點被觀眾認同,對情緒的煽動力量是難以估量的,因此極力打造能夠激發「共鳴」的共性內容,成為當前脫口秀創作的必然選擇。

#共鳴 #促使 #本身 #表演 #輕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