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基於自由、民主與基本人權的共享價值為基礎,美國與中華民國雙邊關係的持續興旺發展將毫不令人意外。兩國達到有史以來最高的相互理解與信任關係,但也使得雙方必須避免出現意外,尤其是在10月美國總統大選前的政治敏感時期。

在此次兵棋推演中,我們藉由台灣立法院朝野一致通過,推動台美正式外交關係的決議案做為想定,探討「戰略清晰」與「戰略模糊」的分野。我們也測試在兩岸緊張關係升高的威脅中,如何應對緊急事態的處置。

現在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改採更有競爭性質的策略,在美台活動上降低了遷就中國的考量,對台軍售通知國會作業的正常化即為好的例證。事實上,這也代表美國對台灣提供更為「戰略清晰」的支持。

以個人言,我認為「戰略模糊」對美國的用處已經過時。當中國持續運用其增強的實力,以脅迫國際社會切斷與台灣的互動,就已經對美國的「戰略模糊」初衷查生負面影響。戰略模糊的本意在於避開明確定義的行動規範,而賦予美國與台灣之間的活動擁有更大的行動自由。

即便台灣期待美國透過與台灣回復正式邦交關係,來帶頭擴大台灣的外交空間,但此時美國並未準備如此做。然而我仍相信,美國將會持續推動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甚至包括需要具備「國家」身分才能參與的聯合國所屬國際組織。

兵推中關於美國軍艦在台海附近機械故障的想定,很重要的是必須了解,美中之間並無任何正式協議來限制美軍使用台灣的設施,這僅是美方的自我設限。事實上已有許多案例,例如2009年的八八風災,美國軍用飛機運送救援物資到台灣;2015年美國海軍兩架F-18戰機因緊急狀況降落在台南。

當中國試圖將美軍艦尋求台灣協助政治化,很重要的是美國必須搶得先機,強調此為人員安全與人道援助事務。與此同等重要的是,中華民國政府須有新聞管制,確保媒體不會將此事件政治化。

台美兩國政策利益確實絕大部分重疊。我相信美台長程利益在於維持台海以及西太平洋和平,並嚇阻中國採取侵略或干擾的行動。但是當嚇阻失效,台、美及理念相近國家擊敗中國,就至關重要,並使台灣可以選擇自己的未來。

美國的近期目標是維持和平,並限制或阻止中共侵略式的領海聲索及相關周邊活動;要求中共認知國際公認的國家邊境。台灣則是尋求美國能帶頭協助拓展外交空間,但是美國並不想做出任何可能導向台灣宣布獨立,並導致與中共直接的衝突。

我相信在未來數月,美台之間的互信與互諒將會被全面測試。台灣將會尋求連任的川普或是新政府持續支持的保證。中國則將利用美國大選前後的混亂時期,在區域權力上取得可觀的收益。

美台必須合作以嚇阻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冒進行動,並防控意外或中國人為製造事件的意外升級。(作者為美國國防部前任官員)

#美國 #重要 #嚇阻 #美台 #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