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學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朱鋒認為,中美關係走到今天,已經回不到過去了,對中美關係不得不丟棄幻想。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拜登在11月3日美國大選中獲勝,中美關係未來想要迅速改善的可能性也十分微弱。

朱鋒是在大陸黨媒《環球時報》上撰文做以上表示。他認為,美國因素或許是中國崛起的歷史進程中最大的外部環境因素。中美關係的質變,讓我們對中美關係不得不丟棄幻想。

首先,川普政府之前的美國政府所強調的對華接觸政策,是基於認可兩國不同制度、接受中美是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差異的現實,並對中國崛起多少保持一定程度的戰略相容。這樣的美國,對中國而言可能不會存在了。

其次,今後,以實施印太戰略為推手,美國將全面干預中國的周邊關係,孤立、分化和遏制中國已經成為美國對華戰略的核心目標。

其三,去中國化將會在美國各條戰線延續。將中國的科技創新和製造業壓制在中低端,阻止中國科技創新和製造業走向中高端,將是美國旨在重新拉大與中國力量對比差距的核心環節。

即便如此,他認為,仍然不能放鬆對穩定、改善和管控中美關係的努力,更不能放棄重新促成中美「既競爭又合作、既衝突又交往」的複雜性大國關係的想象與追求。中美關係仍然可以在雙方政府、社會、企業和個人的共同努力下,摒棄分道揚鑣的新冷戰對抗模式,降低「弱合作、強對抗」的可能性,增強和保證「強合作、弱對抗」的未來關係的理想願景。

21世紀的大國政治需要展示21世紀人類的智慧、信心和良知。川普政府當前的頹勢已經證明,鬥狠與自私自利的霸權利益護持,即便在美國民眾中也不會真正贏得持久的支援。中美兩國誰能在今後真實地代表國際社會向往自由、開放、合作繁榮的共同心聲,誰就將在大國競爭的競技場上笑到最後。

#中美 #美國 #中國 #合作 #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