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美貿易戰的開打、川普在總統大選民調的落後,美國在科技領域上的打中力道也跟著加重。從華為的管制、TikTok在美國的下市或出售,全面封殺的態勢越來越明顯。根據美國政府的規劃措施,對華為的限制已到了堅壁清野的地步。包括:第一,禁止各國對華為輸出科技、設備、零組件。第二,禁止各國購買華為的科技設備、產品。第三,要求具有關鍵材料、設備、技術的公司前往美國投資,以保持美國對華為技術的領先。

就在美國去中化之際,中國也意識到美國科技戰的企圖心和決心。華為、中興、中芯等科技公司開始提前下單、備料、儲備零組件,以防止美國,乃至美國要求其他盟友對中國廠商斷貨。由最近香港整體進口下降10%左右,但自台灣進口增加20%的情況觀之,即代表中國以香港為轉運基地,尋求搶單、轉單的現象。而最終中國將建立自己最缺乏的半導體、晶片製造、晶圓代工產業,進而完成去美化的任務。

而隨著中國的去美化,最近卻也不斷出現中國去台化的現象。因為台灣和美國走得很近,大陸台商畢竟也成了不是完全可以信賴的夥伴,加上中國製造能力已崛起,臥榻之下豈容他人酣睡。逐步由中國廠商替代台商,也符合大陸當局的比較利益。

就美國廠商而言,中美貿易戰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的,加上美國打中,中國政府自然不會坐視不管,可能加倍奉還。因此,在中國大陸由中國廠商替代台商,建立紅色供應鏈,也是美國廠商向大陸政府交心的方式之一。當然另一種考量是把台商趕到印度、東南亞製造,大陸基地交由大陸廠商經營,尋求備援基地、分散原來集中在大陸的風險。

日前緯創公司將其昆山廠賣給大陸企業立訊,並轉換持有立訊股權。此外,台灣手機機殼大廠可成也將大陸泰州的代工廠,轉售給中國廠商藍思。背後考量可能在於蘋果為討好大陸當局,未來中國當局報復的力道也會減少一點。其次,也要求台灣廠商前往海外各地設廠的配套以分散風險。最近,台灣的代工廠頻頻在墨西哥、印度、東南亞等地布局,或許基於此一考量。

面對此一美國去中化、中國去美化、去台化的發展,台灣的企業和政府有何因應之道呢?

第一,必須逐步建立紅色、非紅供應鏈兩套系統的策略,來區隔供貨美國跟中國:為了符合美國出口管制的規定,未來台灣廠商欲出口給中國廠商,應該建立一套完全沒有任何設備、原料、零組件來自美國,才有可能繼續供應中國大陸的廠商。

第二,必須有一套大格局戰略,以因應長期上中國自我發展半導體產業對台灣產業可能帶來的壓力:中國建立自己半導體產業的策略,勢必對台灣的晶圓代工、IC設計、封裝測試等產業有所衝擊,所以政府必須要一套大格局戰略,包括人才、資金、智慧財產權、分紅配股策略上,應有更積極性的的調整,才能因應可能的衝擊。同時,鏈結美國數位經濟AI、5G的生態鏈,有效取得美國的技術、商業模式、人才,才能能繼續維持對中國的競爭優勢。

第三,新南向政策的落地:欲全球布局、分散風險,台灣廠商透過對新南向國家出口市場的拓銷,才能擺脫對大陸的過度依賴。但對中小企業而言,目前透過外貿協會進行海外展覽拓銷,雖有亮點,但缺乏持續性的供應商、通路商的連結,缺乏有效的落地策略,因此,新南向的政策不如預期。我們認為,新南向的市場拓銷,政府必須協助廠商在新南向目標國家的目標市場(如河內、胡志明、吉隆坡、雅加達等地),建構經貿運籌基地,在供應商、通路商平台、發貨倉庫、展示中心,以及相關網絡上協助廠商拓銷,達到分散市場風險的目標。其次,台商是台灣的後盾,它們的海外投資網絡是台灣最大的資產。政府如能在背後協助廠商籌組公協會,以團體方式海外布局,廠商比較有談判籌碼爭取土地、勞動力、綠色通道、租稅優惠等,降低海外營運成本及打通海外行銷管道。

第四,加強台積電的擴散效應。就歷史的機遇、官僚體系的制約、政府的資源而言,我們沒有能力促成更多的台積電,但是可以強化台積電和國內設備、零組件廠商的鏈結或發揮半導體的擴散效果。細部規劃包括:其一,加強台積電和本土設備技術的鏈結,加強技術本土化、設備在地化的目標。其二,將台灣最強的ICT技術、半導體技術擴散至傳統產業、服務業,提升這些產業的競爭力,有助於台灣產業的優勢更全面化。

#大陸 #美國 #中國 #廠商 #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