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字多年,雙手啊,衣服啊,總是有些墨漬,常笑自己是黑社會一員,崇尚黑墨。每天寫字雖不能有所成就,但起碼過年時能寫寫春聯,也算是不負文房。前些天在網上見到耀華兄一篇短文,題目是〈以字療心,以藝為藥〉,內容論及藥香,墨香,談的是迪化街上的一些老市招的故事。這些牌匾可都是出自當時名人之手,走在這種老街巷時,偶而抬頭看看,品品過往時光,真是別有意思。

說來墨與藥合在一塊,倒也是常有人說。早些年辦理漢字展覽,翻看資料之時,就曾注意到幾則有趣的紀錄。比如說用墨汁可以治療腮腺炎這件事,想說怎麼那麼神奇,後來才知道,這墨汁可不是現在市面上買的那種瓶裝之物,而是使用按照舊法所製的墨所磨出來的墨汁。這些墨來源天然,製墨過程為使馨香撲鼻、墨色生輝及防蛀防腐,在製作過程中加入些許中藥,比如麝香、冰片等,而這些漢藥剛好有除風溫之邪的功效,所以將墨汁塗抹在腮腺炎病變部位,藥用成分經皮膚吸收,能開竅醒神、清熱止痛,剛好解決問題。

這種意外之方,是墨的另外一種功能。畢竟在墨條製作歷史演變中,從天然墨到人造墨,從松煙墨再到藥墨,絕非偶然,而是積累了許多前人的知識經驗。

墨,本由碳素單質,就是煙、煤之類與膠調合加工而成,過去使用動物膠,但這類膠容易受潮生黴,失去粘性,且易產生臭味;加之年代稍久也易讓墨條斷裂,形體損壞。於是匠人想方設法,尋得以藥入墨的可能,加入藥方後,不只可以增光、助色、取香,也讓膠力維持較長時間,且墨色不會快速褪去,這便讓墨碇可以堅如犀石,又能長時使用。

說來以墨為藥的歷史,在三國時期便已開啟。當時有名的製墨家韋誕,說他製墨之時,便會「參以珍珠、麝香搗細末,合煙下鐵臼,搗萬杵。」這種將貴重藥物加入而成的墨條,可以說是藥墨的前期面貌。此後製墨工藝越發進步,藥墨品類也越發多樣,到了南唐時,製墨除了珍珠、麝香之類,還加入藤黃、冰片、犀角、巴豆等名貴中藥,使墨更加「芬芳馥鬱」,於是官宦人家和文人士大夫便競相爭用,逐漸成為製墨之要。

宋朝製墨名家潘古,採用民間配方「百草灰」製成「百草霜」,這種墨藥是治療扭傷出血,最特別之處,還在它能通便秘等。此後以此發展,將墨與其他藥物相互搭配而成不同成墨,如萬應錠、八寶止血藥墨等。在明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中有載:「墨氣味辛溫無毒,主治止血,生肌膚,合金瘡,產後血暈、崩中,醋磨服之、眯目、物芒人目、點磨瞳子上。」說明墨的藥效,已經被大家公認,可不是製墨師傅的自吹自擂。

清朝胡開文的墨廠,出品一種「徽州八寶五膽藥墨」盛極一時,廣為流傳,有詩云:「五膽八寶摻松煙,千錘百鍊成方圓。奇墨入紙龍鳳舞,內外兼用病魔寒。」它以麝香等珍品入藥,以醋為引,有消炎解毒,活血止痛,涼血止血,消腫軟堅,防腐收斂之功,適用於吐血、咯血、鼻衄、便血、赤白痢下、癰疽瘡瘍、無名腫毒、頑癬、皮炎、濕疹等病症,便是全然為藥品了。

呼呼,說來這墨啊,不只可以用來寫字畫畫,還可以內服外敷,真是十分厲害。

#製墨 #八寶 #麝香 #防腐 #藥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