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讀碩士班的時候,有幸至南京大學交換,認識了幾位終生難忘的當地朋友,他們是我認識中國大陸當代社會的一扇窗。多年以後,仍然懷念跟他們在學生時代的純真友誼,就讓我來聊聊他們的故事。

現代版牛郎織女

第一位是勇哥。每年到了七夕,經常讓我想到勇哥,因為他跟另一半的交往,可說是牛郎織女的真人版故事。

勇哥跟女友是高中同學,上大學後分隔兩地,男孩在黑龍江讀書,女孩在湖南讀書。看了中國地圖,就可以明白這是多麼遙遠的距離。在那四年裡,勇哥只有過年回家才有機會見到女友,平時只能透過電話及網路連絡。對台灣人而言,這幾乎是無法想像的遠距離戀愛。

從黑龍江到湖南的距離,而且一年只能見一次面,他們就這樣過了四年。大學畢業後,男孩到南京讀研究所,女孩到蘇州工作,他們總算都在江蘇。在那個學期,我跟勇哥搭動車一起去蘇州旅行,在車上我感受到他的急躁不安,直到見了女友才笑開懷,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他女友,是開朗的女孩。這樣的空間距離,反而凝聚他們兩人的感情,經過多年努力,勇哥跟女友終於走向婚姻,並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娃兒。因為認識勇哥,我體會到只要有心,牛郎織女不是神話,有情人終成眷屬。

第二位是S同學。每次聽到梁靜茹的《寧夏》,歌詞唱著「寧靜的夏天,天空中繁星點點,心裡頭有些思念,思念著你的臉……」,就想起當年在南京認識的S同學。因為他從高中時代就很喜歡梁靜茹的歌,大學畢業後,曾經到寧夏回族自治區支教(支援偏鄉中小學教育),當了一年的小學教師。

我後來才知道,《寧夏》的作詞作曲人李正帆當年去寧夏,被偏鄉孩子們的純真質樸打動,所以創作出這首傳唱無數的經典歌曲。S同學跟我說,那是一個很偏遠很貧窮的地方,還說了許多那一年在當地生活以及跟孩子們相處的故事。每次聽到這首歌就想起S同學,還有那個我從沒去過卻很有畫面感的地方。

我跟S同學的相識故事,可說是大時代下兩岸關係的產物。因為在那一年,S同學帶我認識南京,沒想到下個學期,他有機會來我的台灣母校當交換學生,於是換我帶S同學認識台北。我們有幸當了一整年的同學,一學期在南京,一學期在台北。他也喜歡梁靜茹《暖暖》,我們因此一起搭火車,造訪了基隆的暖暖火車站。

第三位是平哥。當年在南京,我為了進一步認識大陸社會,主動選修中共黨史課程,而且不是大陸學生必修的政治課(台灣學生其實可以不用修),而是去上黨史研究生的中共黨史課,我因此有緣認識平哥。

與黨員相處融洽

他是忠黨愛國的中共黨員,本來以為跟他互動會有點緊張或隔閡,正好相反,他對我格外熱情,因為他沒見過「台灣同胞」,對台灣有很多好奇,也很樂意跟我分享大陸社會的現況,每次跟他聊天總會給我不少啟發,讓我有機會從局內人的角度看待大陸社會。

到了學期末,他跟室友吃散伙飯,邀我一起吃飯喝酒,席間我們都喝了不少啤酒,我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宿舍,他對我說:「我現在是能力有限的窮學生,只能請你在學校旁邊的小館子吃飯,等到十年後,再請你到大飯店吃飯吧!」這段話令我感動,如同《論語》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畢業後,平哥成為高校的政治課老師,教授中國現代史。

時光飛逝,願當年的南京同學一切安好,有緣再見,一起吃個飯吧!

#女友 #故事 #勇哥 #寧夏 #學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