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國大陸的認識,應是從小六地理課本開始,當時的課本對於大陸各個地區、省分皆有詳盡的描述,可以了解到,大陸面積最大的省分為「新疆自治區」,最北的省分為「黑龍江省」。國中時雖然為一綱多本,但中國大陸的地理歷史仍舊存在,透過課本的介紹,再輔以課外讀物,更能了解中國大陸各省的特色與文化。

高中時,因選擇社會組,社會科的題目與主軸更必須了解大陸歷史地理,每當談及大陸華東地區時,會仔細地欣賞山東省地圖,原因無他,祖先當時即是從山東家鄉跟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的。

大學階段因系所與專業科目的因素,對於中國大陸以學術專業的角度來論,因當時為馬政府時期,兩岸關係正如火如荼的交流,無論是雙方的會談,或是民間的交流,台灣與大陸的交流在當時紛紛創下許多成績。

碩士班階段,當時系所因有陸籍學生前來交流,雙方的互動從嚴肅的學科討論,到生活當中的大小事,過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政治氣氛,雙方的交流像朋友般的熱絡與熱情,雖然對方早已回大陸,但因留有通訊帳號,至今仍不時地會進行訊息傳遞。

學生時期對於大陸有些認識,但我仍然覺得所學不足,因此畢業後仍積極在閒暇時期關注對岸的新聞,無論是面對大陸經濟發展、社會脈動、甚至是「新冠肺炎」所造成的傷害,皆是我了解大陸的途徑之一。

去年前往金門旅遊,除觀賞島上的軍事遺跡外,也發現島上居民早年因國共因素加入戰場或是從對岸撤退,對於中國大陸仍保有記憶。雖然這群人已是白髮蒼蒼的老人,但論及對岸家鄉仍舊是滿滿回憶,這不但是大時代下兩岸的無奈,也是我們明白早年中國大陸的經濟、社會發展最重要的史料。

了解大陸的途徑相當多元,隨著兩岸之間的開放,加上科技、文化、影視的傳播,我們越來越能了解兩岸之間的差異與相似性,面對彼此的差異雙方需相互包容,但對於彼此的相似性,我們可以相互發揚光大。舉例而言,目前仍在上映的電影《花木蘭》,在片中我們可以發現兩岸具有共通性的中華文化代表,諸如:忠、勇、真的意義,以及家庭對每個人所產生的影響。以上的文化與家庭制度亦是了解大陸與維繫兩岸間互動的依據。

嘗試認識大陸時,仍會思考台灣的下一步該如何走?面對對岸的進步與拚搏精神,不但是反觀自省最重要的教材,我們更可以預見大陸未來是全球最重要的貿易夥伴與科研中心,不但會成為帶領全球經貿發展的火車頭之一,更有機會帶領亞洲邁向全球,成為全球最大的區域整合地區。

#交流 #大陸 #最重要 #文化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