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自稱獨立,卻僅2成2民眾相信中天新聞台撤照危機無關秋後算帳;這股民意,揭露蔡政府司馬昭之心,是路人皆知。接下來,民進黨若仍要蠻幹,就請直接修法,明訂台灣只能有一種聲音;若不敢,那就請停止以欲加之罪侵害新聞自由,對民主與法治潑髒水。

羅馬非一天造成,NCC之所以變成今天給人「政黨打手」負面印象,也是日積月累而來。撇開過去作為不談,單以此次中天新聞台換照案看,面對聽證會,NCC準備拿出名為「國安」的政治放大鏡,作為對媒體判生死依據。表面看義正嚴詞,但猶如《出版法》復辟,讓台灣重回威權時期。

過去《出版法》在黨國體制下,嚴刑程度一度是只要出版品批評國民黨或三民主義,就能處1年以下徒刑。爾後雖廢除刑責,卻仍動輒以「違反國策、為匪張目」名義,對報章雜誌說停就停,沒個標準。

NCC依法律授予權力,有權審核換照,但為何掀起滔天波瀾?關鍵不是哪個電視台神聖到不能關,而是NCC有無提出理由、證據,謹守法令明確性與公平原則,依法行政,做出裁處。若做不到就濫扣帽子,與當年被黨外喊著打倒的《出版法》,不就是孿生兄弟?

更甚者,NCC準備將「國安」列聽證會重點。問題是,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若真是紅色資本,政府該怎辦,就怎麼辦;如果不是,NCC卻還搬出《衛廣法》通篇找不到的「國安」理由,戴上紅色墨鏡、貼你紅色標籤進行公審,說穿了,不就是刻意讓聽證會陷入意識形態之爭嗎?一個中立的獨立機關,可以如此不講法理嗎?

蔡政府若真打定「關定中天」,那就請修法宣布台灣媒體就此只准一種聲音;如果不敢做,就請即刻停止橫著幹。

#聽證會 #中天新聞台 #NCC #出版法 #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