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美國大選即將進入尾聲,拜登一直保持較為穩定的領先優勢。這一可能的結局無疑會讓全面挺川的蔡英文政府陷入尷尬境地,因為這將會是蔡政府第二次在美國大選中押錯寶,4年前蔡英文公開向希拉蕊遞出橄欖枝,最終也是一場空。

這種政治大忌頻繁出現,足以證明蔡政府在評估區域戰略和處理對美關係方面,存在極大問題,儘管蔡政府喜歡誇耀自己處理台美關係的能力,但實際上,他們面對美國並沒有多少籌碼可以利用,與其說他們想在美國的總統候選人中選邊站隊,不如說他們只能寄希望於現任者,畢竟他們在有限的空間內已經與現任者有了一定的互動和溝通,延續這種連接要比重新打開局面要容易得多。另外,他們也受制於自己的反中意識形態束縛,許多台灣民眾也是如此,高舉反中大旗的川普確實會讓綠營感到價值觀上的契合。最近被熱議的一項民調就顯示,亞太地區只有台灣才支持川普連任,東南亞各國以及香港都樂見拜登當選。

當然,無論是誰當選,美國官方都不會輕易放棄台灣這個籌碼,拜登剛剛在美國的《世界日報》投書,表達強化台美關係的想法,這也意味著拜登充分認識到台灣的重要性。作為歐巴馬的副手,拜登很大概率將延續歐巴馬政府的亞太政策,而在歐巴馬執政後期,重回亞太並構築中國包圍圈已經是其既定政策,反而是川普的爆衝破壞了這些努力,對此蔡政府恐怕也是點滴在心頭。

問題在於,無論美國支持不支持台灣,或在多大程度上支持台灣,都不過是些枝節問題,即便現階段能給台灣帶來一定的安全感,也不意味著未來也會保持這種支持。真正能對蔡政府構成致命威脅的,將會出現在更高層次,在於中美關係的重構。川普政府的不走尋常路,固然給中國大陸帶來諸多紛擾,但這些對抗措施對美國自己的損傷也絲毫不會少,美國的國際形象和影響力都在快速下墜,而拜登的上台,恐怕也沒辦法扭轉這一局面,從拜登的政策宣示來看,他確實也提不出真正有現實意義的政策,來講清楚到底如何能夠遏制中國大陸,換言之,美國兩大黨都處於茫然狀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而對中國大陸來說,情況恰恰相反,美國正在聯合許多盟國,期望構築反中包圍圈,但成效並不顯著,各國固然感受到大陸崛起帶來的衝擊,但不像美國那樣充滿危機和壓迫感,這就意味著中國大陸與世界各國的關係可以調和,也可以在緊密的互動合作中找到新的模式,進而反過來推動美國接受新的中美關係格局,而中國大陸的世界影響力只會進一步提升,前提是大陸快速適應自己的全新國際地位和角色,並做出及時的調整,承擔起美國轉移出來的國際責任。

在這種情況下,台灣要面對的國際格局顯然不會有利,現階段的那種反中氛圍恐怕也不過是迷霧一場,除了讓蔡政府自嗨之外,也就只剩下戰略迷惑的功能。

#川普 #拜登 #美國 #中國大陸 #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