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世關注的美國總統大選,將在11月3日完成投票。在此前夕,中國大陸也有重要政治活動,就是10月末舉行「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且該會議所討論的大陸「十四五規劃及2035年遠景目標」議案,全文很可能在11月3日左右公布,這時美國大選已要塵埃落定。如此的巧合,正好可讓中方展現「不受美國因素影響」、自主推動經濟發展的「戰略定力」。換言之,十四五規劃內容及實行方策,大可和美國總統換屆之事脫鉤。

美國總統每四年選舉一次,而中共中央全會(中央委員全體會議)則是每五年擬定一次大陸五年規劃。兩者這次時程罕見地碰在一起,且是落在美中貿易戰纏鬥了近兩年之後的當頭,自然值得議論。

其中,中共本次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會期安排在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前夕的10月26日至29日,擺明不受美國總統大選影響。經查這是沿用五年前「十八屆五中全會」的時程;後者係於2015年10月26日至29日舉行,會中討論、擬定「十三五規劃(2016~2020)」政策建議(實為整套政策方針),其全文則於稍後的11月3日公布,並由國務院據以寫成細部的「十三五規劃綱要」,提交2016年3月「兩會」審議通過。

這次的十九屆五中全會,討論「十四五規劃(2021~2025)」外加「2035年遠景目標」之政策建議,其份量比上屆五中全會所討論者更吃重,惟會議舉行月、日與上屆五中全會完全相同,亦很可能在今年11月3日公布新的五年規劃及遠景目標政策建議全文;這正好是美國總統大選完成投票之日,屆時兩者是平行的熱門新聞,彼此沒有外顯的關聯性。

由此可見,這次中共五中全會之時程安排,是依循慣例、率由舊章,未等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出來再登場;這可說是一種「程序定力」。

惟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五中全會討論的十四五規劃,未來實行的五年期間,將涵蓋美國新任總統的全部任期(2021~2024),而後者無論是川普或是拜登,在未來四年內皆會卯勁抑制中國大陸經濟與美國爭鋒天下,只是手法有所不同而已;因此,大陸十四五規劃之落實,自始即必須全力推動大陸經濟自力更生、自我圖強,以超越未來美方持續對中施壓局面,同時進一步展現中方的「經濟戰略定力」。

從這個角度看,十四五規劃已有的「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指導綱領,大陸須及早自主推動落實,不能讓其淪為口號。而其合宜的主要行動方策,除人們已耳熟能詳的「擴大內需」之外,其實,2018年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所部署的一項工作任務,於今仍有相當高的實行價值,它叫做「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當時官方為此所定的具體作法,是以促進民間消費優化升級來帶動廠商擴張投資及加強研發創新,迄今仍具邏輯條理及可操作性。

不過,當前大陸經濟在歷經美中貿易戰及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後,若要促進民間消費優化升級,實迫切需要由官方千方百計打造「消費新增長點」。這方面可行的著力重點,不妨優先擴大開放農村土地入市交易,為廣大草根地帶創造豐厚的「土地財」,並藉此大幅提升當地居民購買力,以補強大陸消費內需市場的最後一塊拼圖。

除此之外,官方另可對高科技消費品購買者廣泛提供財政補貼,或是撥出央企盈餘來對全民發放消費券等。要言之,辦法一定有,就看官方願不願下定決心、使命必達。

在未來五年的「十四五期間」裡,大陸若能埋頭苦幹地大力強化國內市場,少做一些超過其現實能耐的「強出頭」項目,則應可有效修復乃至修好中外經貿關係,給大陸帶來新一階段的和平安定「戰略機遇期」,俾為大陸經濟未來之再創輝煌埋下伏筆。

事實上,大陸國內市場商機的號召力,早已輻射全球,連美國總統選戰都受其影響;就是川普、拜登兩候選人,相互揭發對手包括家人,和中國大陸有過密切生意關係,且兩者都無法完全撇清這種關係,形同「龜笑鱉無尾」。尤其川普雖已對中國大陸展開激烈貿易戰,但從未否定中國大陸市場商機價值,因這是眾多美企一貫的想望。

由此可見,美國新任總統無論是誰出線,美中貿易戰都很有可能從惡鬥演化成良性競爭。就看中方能否在十四五規劃主導下,冷靜、穩健地發展大陸國內市場了。

#大陸 #中國大陸 #美國總統 #大陸經濟 #促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