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人均所得於1992升逾1萬美元,當年很有感,而當2011年升逾2萬美元,已沒什麼感覺,相信明年升破3萬美元,也是無感的。

何以當年有感,而近年無感?因為1990年代初期所得分配較為平均,經濟成長的果實多數人可以分享到,如今贏者圈愈來愈小,自然無感。根據統計,前10%高收入家庭所得占比於1992年只有29%,如今已達38%,所得分配惡化的情況非常明顯。

人均所得3萬美元,這是個平均數,是用這一年國民所得毛額(GNI)除以年中人口數而得,只要有些規模大的產業表現得好,數字就會拉上去,然而這與現實社會是兩回事,算術上可以讓富人與窮人平均,但現實生活誰會把收入跟你平均?因此平均數與人們的感受自然愈離愈遠。

何以會有人愈來愈有錢,有人會愈來愈窮?這是個大問題,六年前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訪台曾談過,教育當然是最重要的,但除了教育以外,我們也會發現產業兩極化發展也是重要原因,任憑有再好的學歷,當你投入的行業獲利有限,收入自然不可能太好,以此而言我們會發現,如今台灣經濟確實是靠少數明星產業在支撐,在這個產業結構下,便註定了所得差距要日益擴大了。

就以今年上半年而言,我們製造業生產指數年增率逾超7%,表現非常好,但是27個產業裡卻有21個是衰退的,這個好成績全是靠電子零組件、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業拉抬的,問題是處於衰退的傳統產業所僱用的人數占全體近四分之三,試想,這樣所得分配怎麼可能不惡化?

產業發展的失衡必然會引伸至勞動市場、所得分配的失衡,如果不能循政策改善日趨擴大的產業差距,未來所得分配的不均只會愈來愈嚴重,即使人均所得升至三萬美元、四萬美元,只怕也難以獲得多數人的共鳴。

#收入 #衰退 #惡化 #自然 #得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