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在紛擾中暫告一段落,而這一場舉世矚目大選,難堪的不只是不認輸的川普,美國主流媒體公信力跟著陪葬了。新聞學課堂上,多位即將進入新聞戰場的學生疑惑發問:「美國與台灣都一樣沒有新聞自由了,媒體人還會有新聞理想嗎?」

長期以來,美國的民主制度及新聞自由被過度美化與神化,而台灣新聞環境早已惡化,學生的大哉問讓我陷入長考。新聞自由是媒體人中心思想,當新聞報導成為攻擊武器,新聞報導如何避免淪為政黨或商業工具,客觀中立原本應是新聞最基本原則,如今成了追求新聞自由的奢侈品,媒體新聞靈魂已潰散,媒體人還有捍衛新聞自由的能量嗎?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把新聞自由概念明文寫進憲法,新聞自由因而成了美國媒體人最崇高理想,這理想近年隨著政黨利益與財團商業機制介入,美國媒體核心價值早己質變,尤其4年前川普主白宮後,媒體選邊站甘為政黨傳聲筒成了常態。

2016年川普靠著新媒體鼓動民粹,把新聞獎得獎無數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等主流媒體打得落花流水。這4年來,這些媒體對川普的狂妄發動彈劾等一波接一波的新聞攻擊,川普也不遮掩對嗆,斥責這些報導都是假新聞,甚至吊銷CNN白宮記者阿科斯達的採訪證。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這些主流媒體競相跳到選戰第一線為民主黨吶喊,舉凡不利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消息,不是小篇幅報導,就以消息來源不明逕予封鎖,而不利川普的新聞就大肆報導,民調更是一面倒向拜登。如今主流媒體雖打敗了川普,輸家不只川普,這場被英國《經濟學人》形容為醜陋的選舉,醜陋的還包括媒體。

原本教授「新聞學」相關課程,都會以美國新聞自由發展史作為教材,2020年這場醜陋的選舉已讓我準備把這些教材束之高閣,因這場選舉與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醜陋,有何兩樣?去年國民黨參選人韓國瑜被綠營媒體醜化成只會打麻將與偷情的草包,蔡英文總統則被形塑為抗中護主權領袖,不對等的新聞武器註定韓國瑜大敗命運。

台灣媒體歷經去年總統選舉大混戰,媒體公信力同樣葬送了,遺憾的是選後不見媒體自省,只見國家公權力秋後算帳。12月中旬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就要決定中天台的存廢,這是新聞科系學生最有興趣的議題,台灣還有新聞自由、媒體人還有理想嗎?現實環境新聞價值已崩毀,我心底其實與學生有同樣的疑惑!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新聞自由 #媒體人 #川普 #主流媒體 #理想